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文章归档 > 2013年五月
2013年05月30日 19:08

什么是干扰素的“强化治疗”

 

今天,一位病人来信问我:国产干扰素(利分能)的说明书上写着治疗最初的4周每天注射一次,一次500万单位,四周之后隔天注射一针!但医生却让我都是隔一天注射一次,我应该如何治疗?

为了提高干扰素的疗效,有些医生试图采用干扰素“强化治疗”(诱导治疗)的方法。所谓“强化治疗”是普通干扰素治疗开始的2~4周每日注射一次,使血清干扰素水平维持较高的、稳定的血药浓度,有效地抑制病毒复制,以后再改为隔日1次或每周3次注射治疗。对于慢性乙型肝炎,由于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这种治疗方法能够提高疗效,故我国的《乙肝指南》中不推荐这种“强化治......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8日 19:46

不能做羊膜腔穿刺的乙肝妈妈怎么办?

孕妇在妊娠第15~20周,医生常常会建议取血做个“唐氏筛查”。这个检查的目的是防止孕妇生出一种被称为“唐氏综合征”的先天性异常孩子。这种唐氏综合征患儿被称为“唐氏儿”,具有严重的智力障碍,生活不能自理,并伴有复杂的心血管疾病,需要家人长期照顾,会给家庭造成极大的精神及经济负担。

唐氏综合征是一种偶发性疾病,每一个怀孕的妇女都有可能生出“唐氏儿”。生“唐氏儿”的风险会随着孕妇年龄的递增而升高,例如:25岁以下的孕妇中染色体异常发生的风险为1/1185,而35岁时则高达1/335。

唐氏......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6日 20:19

治疗乙型肝炎应首选干扰素还是核苷(酸)类似物?

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有两大类药物:一类是干扰素,既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又有抗病毒作用;另一类是核苷(酸)类似物,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但免疫调节作用不明显。这两类药各有优缺点,人们在治疗前往往为药物的选择而纠结,不知道应该首选哪类药物为好。我们先来比较一下这两类药物特点吧!

在抗病毒治疗中,病毒的抑制和清除是与机体免疫系统作用直接相关的,只有机体免疫作用很强且抗病毒作用也很强时,病毒的持久抑制或清除才有可能实现。干扰素有免疫调节作用,可以调动机体自身的免疫机制,更好抑制病毒的复制。从这个角度来看,干扰素有它很大的优势。干扰素使用可以使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2日 21:07

驳《大学乙肝报告率是中小学42倍》一文

 

5月20日,北京许多家媒体刊登了一篇文章:《大学乙肝报告率是中小学42倍》(http://learning.sohu.com/20130520/n376506518.shtml)。文章说:“本市传染病检测显示,大学生乙肝报告率呈激增态势,是中小学生乙肝报告率的42倍。”认为乙肝在大学生中传播。这种说法再次引起许多人的恐慌,提出是不是大学生入学要查乙肝,乙肝应该隔离等。这有可能再度增加社会上对乙肝的歧视。

其实,大学乙肝报告率高于中小学是有许多原因决定的。

首先,我国属于乙型肝炎的高发地区。的1992年以前,我国乙肝表面抗原的流行率高达9.75%。2002年,我国将新......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0日 16:19

乙肝妈妈产后为什么会出现肝功能异常?

今天,我收到一位乙肝妈妈的来信。信中说:蔡医生,我是乙肝大三阳的乙肝妈妈,在孕期乙肝病毒复制量在10的7次方!肝功能两年来都是正常,孕期直到到生肝功能也都是正常的,今天产后43天去检查!肝功转氨酶谷丙359 U/L,谷草215 U/L。我这里医生让我打点滴降酶,给开了恩替抗病毒!我想观察一下!可是医生说我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必须治疗!蔡医生我该怎么办?

许多乙肝妈妈产后会出现肝功能异常,即使是以往肝功能非常正常的乙肝病毒携带的乙肝妈妈。新加坡一项研究显示,50%HBV感染母亲产后发生ALT升高,HBeAg(+)母亲产后ALT升高者高达66.7%[1]。荷兰的研......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3日 21:07

我真实的2003年: (8) 感谢非典,感谢SARS

尽管非典给我国人民造成了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但我还要感谢非典。

感谢SARS,使我晋升了职称。我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正规学历,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没有上大学的机会,只是从农村抽上来,在医院里上了一个“医士班”,文革后又通过电教和考试获得大专学历。虽然我工作和学习一贯很努力,自学了许多东西,也参加了许多项科研,并且发表了论文,但1995年我被破格晋升了副主任医师后,已经没有任何奢望。非典给了我立功的机会。由于我在非典中的表现,我被再次破格晋升了主任医师。我的晋升除了感谢非典外,我还要感谢当时的医院领导和北大医院的两位教授。为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8日 21:10

我真实的2003年:(7) 非典中的疯狂者

在国家的劫难中,也有一些疯狂者。

我看“静舒氧”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厂家声称“静舒氧”可以“在人类原有的呼吸系统之外,再架一条给静脉的氧气通道”,在许多收治SARS的医院推广,我们医院也在广泛使用。我刚刚进入SARS病房时,就看见许多病人在用,感觉很奇怪。有一次,我和人民医院的韩大夫一起值班,我问韩大夫:“这种给氧方法能有用吗?”韩大夫说:“我也怀疑。”终于,在2005年“静舒氧”被查处,国家药监局发文要求停止生产和销售。

胸腺肽也疯狂。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打了胸......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4日 16:02

我真实的2003年: (6) 我的妹夫在非典期间去世

  2003年的非典是我国的一场灾难,给我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种损失不仅只涉及到非典,还关系到方方面面。我的妹夫没得非典,但却因非典而去世。

我妹夫在2001年得了胸腺肿瘤,做了手术,也进行了几次化疗,病情平稳。SARS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得知我们医护人员戴上防护眼镜进入SARS病房后不久,眼镜的内侧就出现了许多雾气和水珠,影响了医护人员的视线,使医护人员在给病人做气管切开、静脉穿刺等操作时发生困难。于是,我妹夫和北京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研制了一种眼镜防雾剂,由我妹夫专门到我们医院,亲自送给我让我们试用。那时,我看他身体还很好。没想到这次医院门口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