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学什么都有用

学什么都有用

我听说,现在的年青人上大学经常逃课,有些人还花钱雇人听课。我真的想不明白,这不是白白浪费的资源吗?文革中,毛主席没让我上大学,但文革后我自学了电大,医学基础科考试不仅无一挂科,而且成绩名列前茅。文革中学校不学英语,但文革后我跟着广播电台学,然后就是硬啃英文文献,虽然是“哑巴英语”,但阅读本专业的文献一点也没有问题。

学什么都有用。我是搞传染病和肝病专业的医生,但我在临床中碰到其他科的问题,也要把它搞懂。

我在临床上碰到乙肝患者常常被生育所困扰,尤其是正在服药治疗的女性患者。于是,我就开始学习妇产科的知识,并把这些知识与乙型肝炎结合起来,研究抗病毒药物的母婴阻断,研究抗病毒药物在妊娠期服用对母亲和胎儿的安全性。有一次,我去内蒙讲课,听课的医生有一部分来自妇产科。结果,她们竟然把我当成了妇产科医生。替比夫定刚上市时,许多医生不了解它的肌肉-神经毒性,导致一些患者发生横纹肌溶解和周围神经病,于是我开始学习神经科的知识,包括肌活检、肌电图、神经传导速度等。我全面了解了替比夫定的不良反应,还搞清楚了肌病和周围神经病的鉴别诊断,写了综述发表到《药物不良反应杂志》,做了专门的课件。由于我学习得比较深透,诺华公司专门请我为他们公司的职员讲课,培训。近些年来,一些服用阿德福韦酯的病人由于医生不了解其肾损害与血磷的关系,导致一些患者因低血磷而发生骨质疏松。于是,我就学习肾病科的知识,搞清了肾小损害和肾小管损害的不同临床特点,找出了防治阿德福韦酯肾损害的好方法。这不仅使我治疗的病人无一例发展成严重肾损害,而且我的专题讲课受到大家欢迎。在天津讲课时,肾病科研究生来听我讲课;在浙江讲课时,一位医生甚至把我当成肾病科医生。

学什么都有用。不会就学,只要用得着的就学。学多了,自学能力也就提高了。

我学电脑时,电脑还没有普及,用的是DOS系统,文档还是WPS。当时我刚刚当上科主任,我手下的年轻人还没有一个经常用电脑,我就开始了用电脑准备查房笔记。我当时用的数据库还是dBASE,年轻人可能都没听说过,那是第一个在微型计算机上被广泛使用的关系型数据库管理系统。我自己看着书学会的。我把传染病专业期刊文献目录和我自己的文献都篇入数据库,查寻起来非常方便。现在,计算机已经成了我学习和工作中最亲密的朋友,计算机上的各种软件我都应用自如,金叶天翔的《医学文献王》更成为我离不开的医学工具,许多年轻人都玩不过我。我学医的时候文革还没结束,当时学统计学的时候联计算器都没有,计算许多数据的和要靠打算盘。现在写文章,数据都要进行统计学处理,可现在的统计学软件我根本没学过。我常常需要求人帮我计算。去年,葛兰素史克公司的一次对医生统计学的培训把我领入Stata统计软件的门,仅参加了一天多的培训,我就对Stata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家后买来书,有空就看一点。到目前为止,已经写了一万多的学习笔记,学会了许多统计学的计算方法,写文章时再也不用求人了。

学什么都有用。无论什么知识和技能,只要会,用的时候就很方便。

我什么都愿意去学,我学过编辑,学过新闻,学过网站。十多年前,我第一个想到为我们医院办个网站。当时,还没有几家医院办网站,我也根本不懂网站怎么办。当时都是静态网站,还没有动态网站,网站都是一页一页做出来再传上去的。于是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去化工大学参加了一个学习班。学习了网站三剑客(Dreamweaver、Fireworks和Flash),然后就开始办网站。我们医院的网站是当时北京市卫生局系统注册的第5家网站。后来,网站变动态了,不用我一页一页做了,Dreamweaver用不着了。可是,我学到的Fireworks却让我一直用到现在。我会用Fireworks绘画或修改各种图,因此,我的课件做得十分漂亮。前一段时间参预一本医学书籍的写作,为了丰富内容,编辑要求医生提供一些插图,而且不能盗版。许多医生都在为插图一筹莫展,我却能轻松地画出漂亮的医学示意图。自从学会了做网站,我对网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网络也为我开辟了更好的学习途径。2005年,我开办了自己的网站,2009年我在搜狐开通的博客,2010年我又开了微博,我很快通过网络出了名,许多病人通过网络了解了我,专门找我看病。

学什么都有用。学习已成为我的习惯,只要能学到东西的事情我总是愿意去做,主动去做。

我虽然搞传染病专业三十余年,但新的传染病不断出现,医学知识不断更新,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总是学不完。每当我一看到一种新传染病的疫情,我总是会第一个写出科普文章。其实,写科普文章只是我学习的一个副产品,我是先去学,然后再把学到的东西写出来。许多记者看我的稿,就知道我是我查阅了很多文献才写出来的。所以,我的收获并不只是那些稿费,更重要的是我学到了东西,稿费只能算对我自己学习的一个奖励。不愿意写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写了半天,学不到东西,还浪费了我的时间,只是得一些稿费,那有什么意思。所以,有的记者向我约稿,说希望我写什么什么内容,我会拒绝,我拒绝那些我已经写过的,没有什么新意的约稿。健康报的记者张蕊有时向我约稿,都要和我聊很长时间,我非得和她聊得出了火花,感觉其中有可写可学的内容,我才会答应去写。但如果是很新的内容,没人约稿我会主动去写,因为其中有的可写,通过写稿我自己也能提高。我听过许多医生说过:“尽管我是医生,但蔡大夫在报纸上的科普文章我也会看,因为其中有许多新内容。”我听了这样的话十分高兴,因为这才是我写作目的,我感觉到了写作的满足。

学习太有味道了,其中的苦、辣、酸、甜等你学进去了才会感觉真的回味无穷,胜似吃遍天南海北的盛宴。学习不仅丰富了我们的知识,提高了我们的工作能力,开拓了我们的视野,还增长了我们的自信。别看我已经退休,只要我能保持这种学习的兴趣,就代表了我健康,代表了我的活力。我愿意活到老,学到老,每一天都学习,每一天都不逃课。年轻人,你们谁愿意和我比一比?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