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别以为大医院医生只是开药

别以为大医院医生只是开药

今天,北京各大媒体都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超三成患者到大医院只为开药,北京将加快推动分级诊疗。我看到这条消息,忍不住想说几句:别以为大医院的医生只是开药,医生开药并非领导想得那么简单!

就拿我治疗的乙肝病人举例吧!乙型肝炎的治疗是长期的,一种药物常常吃上几年也不更换,大多数病人找我确实只为开药。尽管病人只为开药而来,但我却并非只给病人开药。每次开药,我都会翻翻病历本上前面的记录,检查一下病人有多久没有复查,然后认真地在病人的病历本上记下开药记录,写上下次复查的时间,提醒病人每天按时服药。如果发现病人有漏服药物现象,我会给病人看一些科普图片,告诉病人治疗的依从性与疗效的关系,病毒耐药是怎样发生的,对病人进行治疗依从性教育。有时,我会有目的地问病人有无肌肉疼痛、手脚麻木等药物可能的不良反应症状,警惕药物导致的不良反应。我还要根据每位病人所服药物的不同,督促病人进行检查,监测药物疗效和不良反应,监测肝癌的发生。为了鼓励病人把治疗坚持下去,我还会定期把国内外乙肝治疗的进展告诉病人,把其他病人治疗经验讲给病人听,增加他们坚持治疗的信心。 

同样是开药,基层医生就大不相同。基层医生大多是全科医生,尽管他们的医学知识非常全面,但深度不够。对一些专科药物,尤其是新上市不久的药物的使用还比较生疏。例如:他们对治疗乙肝没有经验,不能像我们这样在开药的同时对病人进行治疗依从性教育。有一次,我的门诊来了一位病人,一直在外地的几家基层医院治疗。甲医院建议他服拉米夫定,乙医院建议他服阿德福韦,丙医院又把治疗药物改为替比夫定。估计是听哪家药厂介绍的好,就用哪种药物。或者是进药不全,只能开某一种药物。而且,这些医院的HBV DNA等指标都要送到其他医院检测。那位病人每次去医院只开药,频繁更换药物,又没有按时检查,等到我们医院看病的时候,病人已经发展为多重耐药。

两个月以前,我被河北省一家医院请去会诊,结果发现许多阿德福韦引起的肾损害和骨损害。我仔细问过才知道,这家医院的医生对阿德福韦的不良反应都不太了解,而且不能为病人检测血磷。我立即给这家医院的医生普及药物不良反应的知识。还有一次,我门诊来了一位病人,长期服用替比夫定,肌酸激酶升高达两年之久,医生视而不见,一直让病人坚持,等到我门诊就诊时,肌肉已经明显萎缩,病人几乎瘫痪。但这位病人早已达到停药的标准,直到看了我的门诊才知道自己早就可以停药。

前一段时间我曾发过一篇有关高血压药物不良反应的博客。一位老年病人一直服用苯磺酸氨氯地平(络活喜)治疗高血压,几年后出现下肢水肿。在其他医院只是开药,下肢水肿并没有引起医生注意,到我们医院心内科,有经验的医生一下子就认清了这是降压药的副作用,改变治疗方案后水肿很快好转。但另一位病人则没有那么幸运,服用硝苯地平治疗,出现水肿后也没有就医,最后导致大量腹水和胸水,最终住院后才确诊为降压药的副作用。

我认为,病人可以在基层医院开药,但绝不能连续几个月或几年都在基层医院开药,根据不同疾病的情况,每隔几个月必须去原来诊治的专科医院或大医院“开一次药”,并在那里进行全面检查,监测药物疗效、疾病进展和不良反应。如果病人一直在基层医院开药,不去大医院开药,很可能会延误一些疾病的诊治或出现更多不良反应。千万别定个什么指标,把大医院开药的患者降到几成,我看大医院有三成开药的病人是很正常的。别以为大医院的医生只是开药,医生开药并非领导想得那么简单!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