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药酒能治病?乱用则致命!

药酒能治病?乱用则致命!

5月3日,重庆市璧山区发生了一起居民饮用自配药酒的中毒事件。当日中午,该区来凤街道居民任某在街道一饭店举办生日宴席时,任某自带药酒在席间饮用。饮用该酒的人员随后身体出现了程度不同的不适症状,随即被送医院急救。截至当晚23时,15名送医人员中,已有5人死亡,5人正在抢救,5人病情相对稳定。
 
我国民间常有自制药酒的习惯,所以药酒中毒事件早有许多报道。检索CNKI和万方数据库,题目中含有“药酒”和“中毒”的文献,都能检索到50多篇。
 
药酒中毒最常见的原因是乌头碱中毒。含有乌头碱的中药有川乌、草乌、附子、雪上一枝蒿、落地金钱、血乌、铁棒锤等,由于这类药物有温中散寒、祛风止痛、回阳救逆等作用,民间常用于制作药酒。
 
乌头碱中毒可导致多系统表现,如神经、心脏、消化和呼吸系统等,中毒后表现为唇、舌、颜面、四肢及全身麻木,头晕、头昏、流涎、恶心、呕吐、腹痛、烦躁、胸闷、心慌、心率减慢或心动过速,肤冷、血压下降、四肢抽搐、瞳孔先缩小后放大,肌肉强直、呼吸急促甚至窒息,严重者可危及生命[1-10]。
 
曼陀罗药酒中毒的报道也很多[11-16]。曼陀罗也被称为醉仙桃,具有镇痉、镇静、镇痛、麻醉的作用,民间用它泡酒主要是外用。但常有人误饮后中毒。曼陀罗中毒常于食后半小时至1小时出现症状,为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抑制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与阿托品中毒症状相似,有口干、吞咽困难、声音嘶哑、皮肤干燥、潮红、发热,心跳增快、呼吸加深、血压升高、头痛、头晕、烦操不安、谵妄、幻听幻视、神志模糊、哭笑无常、肌肉抽搐、共济失调或出现阵发性抽搐及痉挛。此外,尚有体温升高、便秘、散瞳及膝反射亢进。以上症状多在24小时内消失或基本消失,严重者在12~24小时后进入昏睡、痉挛、发绀、最后昏迷死亡。
 
还报道有服八角莲药酒中毒的[17-20]。八角莲为小檗科植物八角莲的根及根茎,又名独角莲、鬼臼、江边一口水、独叶一枝花、蛇药王、八角伞等,具有活血通气、消淤散肿、清热解毒及消炎抗癌的功能。但因其中毒量和治疗量接近,较易引起中毒。中毒后临床可有胃肠道症状、中枢及外周神经症状、中毒性心肌炎、骨髓抑制、肝脏转氨酶升高、不同程度的肾损害、呼吸衰竭,甚至多器官功能衰竭等。
 
另外还有用马钱子、断肠草泡酒导致中毒者。
 
用这些中药自制药酒危险性很大。因为一些药物在酒精中溶解度增加,毒性增大;酒精又可导致胃肠血管扩张,血液加速,药物吸收也相对增加,再加上自己泡药酒药物剂量掌握不好,很可能导致药物过量。而且,大家不知道,同样一种中药,经过炮制,毒性可明显降低。而民间自制药酒往往忽略了中药炮制的过程。重庆大叔过生日,喝自配药酒,导致15人中毒,5人死亡的教训再次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忽略中药的毒性。药酒能治病?乱用则致命!
 
 
参考文献:
 
[1]杨汝奔,陈贤,叶晓新,徐剑.一起误服外用药酒致乌头碱群体性中毒事件调查[J].预防医学,2016,28(08):844-845.
 
[2]李春侠.急性含乌头碱药酒中毒致室性心律失常38例分析[J].中国误诊学杂志,2011,11(13):3213.
 
[3]徐邦夫,王春光,刘亚伟,胡建功.乌头碱药酒中毒致快速室性心律失常的电复律治疗[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2010,18(04):442-443.
 
[4]李开平,颜仕玲.急性乌头碱类药酒中毒50例治疗体会[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0,12(09):115.
 
[5]秦景新,唐嘉,廖传新,蒙晓辉.一起误服乌头碱药酒致2人中毒死亡的调查[J].职业与健康,2009,25(08):849-850.
 
[6]高雪珍.35例急性乌头碱类药酒中毒的治疗体会[J].中国急救医学,2007(11):1053.
 
[7]金仁俊,韩君珊.川乌药酒中毒致严重心律失常二例[J].实用临床医学,2002(05):98.
 
[8]安效声,陈涛,安豫,潘肯林.川乌药酒中毒致严重心律失常[J].临床心电学杂志,1999(03):159.
 
[9]徐秀丽,许寒炬,杨继维.内服铁棒锤药酒中毒2例[J].西北药学杂志,1995(04):188.
 
[10]崔志高,丁洋.误服含乌头碱药酒中毒16例[J].中国药学杂志,1995(05):300.
 
[11]李玉生,聂时南.容易误诊的曼陀罗药酒中毒[J].临床误诊误治,2012,25(5):6-7.
 
[12]喻维,凌瑞杰,汪毅等.曼陀罗籽药酒中毒的救治和调查[J].药物流行病学杂志,2006,15(4):216-217.
 
[13]汪晓攀,夏红.曼陀罗药酒中毒患者的急救护理[J].护理学杂志,2007,22(11):31-32.
 
[14]张玮,陈小宁.一起自制曼陀罗籽药酒引起食物中毒事件的调查[J].首都公共卫生,2008,2(3):127-128.
 
[15]魏新,姜文娟.1例醉仙桃药酒中毒患者的急救与护理[J].中外女性健康(下半月),2014,(12):302-302.
 
[16]周权,林馨,刘建等.一起自制曼陀罗药酒引起的食物中毒[J].海峡预防医学杂志,2011,17(6):32.
 
[17]曹锋生,邓春发,周梅荣等.八角莲药酒中毒致多器官功能衰竭1例[J].临床急诊杂志,2011,12(1):62-63.
 
[18]田金飞,汤彦,苗丽霞等.一例重度"江边一碗水药酒"中毒患者的救治体会[J].职业与健康,2010,26(9):1077-1078.
 
[19]黄小花.野八角树根药酒中毒的抢救配合及护理[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z2):40.
 
[20]金钟大,袁静.误饮八角莲药酒致中毒性脑病1例[J].中国中药杂志,2003,28(5):477.
 
[21]林秀娇,卢发金,陆春华等.一起断肠草药酒中毒事件的调查[J].中外健康文摘,2013,(3):89-90.
 
[22]王善雨,尹红,王盛书等.一起自泡药酒甲醇超标引发中毒失明事件的现场调查分析[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6,34(4):541-543.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