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对不学习的医务人员真无奈!

对不学习的医务人员真无奈!

 

今天,一位病人来信说,她是乙肝大三阳的妈妈,HBV DNA也很高。孩子生下来后要打乙肝免疫球蛋白和乙肝疫苗。我国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中说的,乙肝免疫球蛋白和乙肝疫苗要打在不同的部位,但那家医院的医生非要给孩子打在同一部位,并说:“我们医院就是这样阻断的,如果不听就别打。”那位乙肝妈妈无奈,只好让医生把两针打在孩子的同一部位。乙肝免疫球蛋白和乙肝疫苗,一个是抗体,一个是抗原,打在同一部位相互减弱其作用,这家医院的医务人员怎么不好好想想,看看我国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学习一下呢?

这使我想起许多类似的情况。病人面对着不学习,不懂装懂的医生真的是无可奈何。有一次,我的一位男性乙肝患者的妻子要生小孩了,找到我让我给他开一个打乙肝疫苗的证明。我非常吃惊,小孩出生后打乙肝疫苗是常规,是国家计划免疫的项目,怎么还要开证明呢?我还以为那位病人听错了,可以不久,真的有一位病人非常着急地找到我,说他们那里的医生要给她孩子查脐带血,如果脐带血查出乙肝病毒,说明已经被乙肝感染,打疫苗也没有了,因此就可以不打疫苗。我一听,真把我气半死! 脐带血的结果根本不准,而且我国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要求所有孩子出生后都要在24小时内打乙肝疫苗,根本不能看脐带血的结果再打疫苗。我的一位病人服用阿德福韦酯治疗乙型肝炎,我让病人查一下血磷,病人找到我们医院一位医生,让医生为他开化验单。那位医生说:“查血磷干什么?就是她(指我)事儿多! 查个肾功能就行了!”最终也没给病人开,病人无奈,只得又回来找我。阿德福韦酯可以让肾小管对磷的重吸收减少,导致低血磷,这是阿德福韦酯肾损害的早期表现。可那位医生不去看看书,或来问问我,反而还赚我多事,真让我哭笑不得。前两天,一位病人来信说他爸爸腿疼,医生给开了三样药,我一看,其中两种中成药中都有相同成分,医生连药品说明书都没看,连药品成分都不清楚,就给病人开了。

今天这位病人来信,惹得我写了那么多让一些医生不爱听的话。可这些不学习的医生想过没有,如果你们病了,遇到了这样的医生,你们会怎样?是的,医生看病总是方便一些,可以自己找个好医生看。可你们怎么也知道要去点名找好医生看呢?如果真的医生们的业务都那么好,病人当然不用去点名了!

唐朝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中对从医者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医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现代医学大师张孝骞总结自己从医60多年的体会时说:“我虽从医60多年,至今最不敢忘记‘戒、慎、恐、惧’四个字。病人把生命交给了我们,我们怎能不感到恐惧呢?怎能不用戒骄戒躁、谦虚谨慎的态度对待呢!”

加拿大著名的临床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奥斯勒说:“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这项使命要求于你们的,是用心要如同用脑。”

对于这些前辈的教诲,我们医生都做到了吗?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