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我真实的2003年:(4) 我成功地做了一次气管插管

我真实的2003年:(4) 我成功地做了一次气管插管

ICU病房住着一位人民医院的护士,叫王晶,病情很重,插着管,用着呼吸机。一天晚上,我、董大夫,还有人民医院呼吸科的韩大夫值夜班。突然,护士跑来叫我们:“王晶脱管了!”我和董大夫一边向护士下达着命令:“通知麻醉科,重新插管!”一边赶快冲进病房。跑到病床一看,王晶的气管插管脱落在嘴边,呼吸机失去了作用,病人立即出现呼吸困难。我和董大夫一面给病人吸氧,做人工呼吸,一面焦急地等着麻醉科的医生到来。

不知为什么,等了一会,麻醉科的医生还没有到,韩大夫急得冲出病房再次打电话催促。病人的情况很不好,氧分压越来越低,护士已经把喉镜和插管准备好,可麻醉科医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到。我们万分焦急。这时,董大夫问我:“你能插管吗?”

15年前,我在乙脑病房工作时,因为呼吸衰竭的病人较多,学过插管,也做过插管。后来,由于乙脑疫苗的接种,脑炎的病人越来越少,插管也很少做了。这几年,医院分科越来越细,成立了麻醉科,病房的医生也不用自己做插管了。而且,但当年的插管非常简陋,只是一根橡胶管中间有一根铁丝,现在的插管有芯,还有套囊,做得也比以前柔软,我根本没有用过。可病人非常危重,尽管我来不及多想,脑子里还是蹦出了许多念头:我能成功吗?万一失败了病人会死吗?有他们自己医院呼吸科的韩大夫在场,我出头合适吗?而且,我只戴着一层口罩跑进病房,还没有来得及戴防护眼镜,会不会有传染的危险?

不过这时,病人太危急了,口唇已经发紫,我再也来不及多想了,立即命令护士和董大夫帮我扶好病人,摆好姿势,我左手拿起喉镜,伸进病人的喉咙,用力挑起会厌,这在我看到了声门的一瞬间,右手拿喉插管快速向声门插进,用棉丝在插管口一试,试到了病人的呼吸! 成功啦! 我立即接上呼吸机,病人的口唇很快红润起来,缺氧得到纠正。

韩大夫激动地跑过来握着我的手连声说:“谢谢! 谢谢!”这时,麻醉科的医生也跑来了,检查了一下我插的管,没有问题,又帮我们把插管固定结实,然后走了。

不幸的是,尽管我们和人民医院的医生一起尽力地对王晶实施了抢救,几天以后,王晶还是离开了我们。一位护士,我们的同行,为了抢救非典病人被感染,最终殉职。我们心里都很难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