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科普猴疱疹病毒

科普猴疱疹病毒

 

最近,台湾玉山公园发生了猕猴伤人事件,有10名游客遭猕猴抓伤或咬伤。兽医在伤人的母猴及小公猴口中,筛检出猴疱疹病毒。由于这种病毒在以往的感染人类事件中,曾造成70%的发病者死亡,因此倍受人们的关注。

  疱疹病毒简介

疱疹病毒是一个大家族,它包括了至少100多个成员,分为人疱疹病毒、非人灵长类动物疱疹病毒、其他哺乳动物疱疹病毒、禽疱疹病毒、两栖类动物疱疹病毒、鱼类动物疱疹病毒。在一般情况下,不同的动物只感染其特异的疱疹病毒,不会轻易跨越物种传播。

目前发现的人疱疹病毒有8个型别:单纯疱疹病毒1型和2型,水痘-带状疱疹病毒,EB病毒,巨细胞病毒,人疱疹病毒6、7、8型。其中人们最熟悉的是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它可以引起水痘和带状疱疹。

疱疹病毒感染除了引起皮肤或黏膜发生疱疹或皮疹外,还有一个特性,就是专门爱往神经组织和免疫细胞里钻。例如: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单纯疱疹病毒常常潜伏在神经节中,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导致人类得病;人得了带状疱疹后,疱疹常常沿着神经分布,引起严重的神经痛;单纯疱疹病毒感染可以引起人类病毒性脑炎;EB病毒专门在淋巴细胞中潜伏与繁殖,引起脾脏和淋巴结肿大。

  猴疱疹病毒的来历

猴疱疹病毒是1932年被发现的。当时,有一位29岁的B医生在实验室里用猴子做试验时被一只外表健康的恒河猴咬伤左手。伤口很浅,并未引起B医生的注意,他在伤口表面涂了一些碘酒和酒精后,继续他的试验。3天后,B医生被咬伤的手指开始肿胀、发红,并感觉到疼痛;很快,发展为左上肢淋巴管炎,腋窝淋巴结肿大,并出现发热和全身疼痛;最后发展为脑脊髓炎,15天后死于呼吸衰竭[1]。医生们在他的神经组织中找到了一种在人类疾病中没有见到过的疱疹病毒,并以B医生的姓命名为“B病毒”。后来,国际病毒分类命名委员会将其称为猕猴疱疹病毒1型。

目前发现的猴疱疹病毒(非人灵长类动物疱疹病毒)共有35型,只有这种B病毒(猕猴疱疹病毒1型)有感染人类的报道。

  人感染猴疱疹病毒

猴疱疹病毒感染属于人畜共通传染病。但猴子感染猴疱疹病毒后,几乎不会造成死亡,大多为隐性感染,大约2%3%感染猴可以出现轻度疱疹症状,就像人感染单纯疱疹一样,仅引起口周或口腔黏膜发生疱疹,几天后就自然好转。人类感染了猴疱疹病毒就不一样了。

人感染猴疱疹病毒后,常常是致死性的。有研究发现,人类不存在无症状[2]。感染后的潜伏期多数为5~21天,主要侵犯淋巴组织和神经系统,可以出现淋巴管炎、淋巴腺炎、高热、头痛、肌痛、神经痛、恶心、呕吐、腹痛、复视、头昏眼花、构音困难、共济困难、意识模糊、神经麻痹、共济所调等,感染后期通常出现癫痫、半身不遂、轻偏瘫、瘫痪、呼吸困难、昏迷等症状。大约70%~80%的感染者死亡,死亡通常是由神经麻痹引起的呼吸衰竭造成,幸存的病人常常留有神经后遗症。

人感染猴疱疹病毒的途径和预防

猴子的疱疹病毒感染率很高。在广西野外捕捉到的红面猴中,65.1%~76.2%的猴子可以检测到疱疹病毒抗体[3];在云南野外捕捉到的恒河猴中,疱疹病毒抗体的阳性率达44.6%[4]

猴疱疹病毒主要存在于猴的口腔、眼、生殖道分泌物、脑脊液及脑组织中。人感染猴疱疹病毒的途径主要是与猴直接接触而感染,如咬伤、抓伤、猴笼子剐伤或与猴子的唾液、体液接触等,也有报道通过接触病人而被感染者[5-8]。由于大多数猴感染疱疹病毒后都无症状,所以人与表面健康的猴接触仍有感染的可能。目前还没有预防猴疱疹病毒的疫苗,预防主要应尽量避免与猴类动物接触,如果在野外被猴类动物抓伤或咬伤,应立即清洗伤口,并服用抗疱疹病毒药物。

尽管人类感染猴疱疹病毒的确诊病例很少,但随着人类与动物接触的机会增加,这种疾病有可能会像禽流感病毒H7N9或H5N1一样,不一定在哪一天闯入人间。因此值得我们警惕。

References

[1]       Sabin AB, Wright AM. Acute ascending myelitis following a monkey bite, with the isolation of a virus capable of reproducing the disease. J Exp Med. 1934. 59(2): 115-36.

[2]      Freifeld AG, Hilliard J, Southers J, et al. A controlled seroprevalence survey of primate handlers for evidence of asymptomatic herpes B virus infection. J Infect Dis. 1995. 171(4): 1031-4.

[3]       唐文红, 胡刚. 红面猴(Macaca arctoides)B病毒的检疫研究. 广西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7. (01): 87-90.

[4]       周亚敏, 段幸生. 野捕恒河猴(Macaca Mulata)B病毒相关抗体调查. 中国实验动物学杂志. 1998. (01): 10-12.

[5]       Leads from the MMWR. B-virus infection in humans--Pensacola, Florida. JAMA. 1987. 257(23): 3192-3, 3198.

[6]       Holmes GP, Hilliard JK, Klontz KC, et al. B virus (Herpesvirus simiae) infection in humans: epidemiologic investigation of  a cluster. Ann Intern Med. 1990. 112(11): 833-9.

[7]      Eberle R, Hilliard JK. Serological evidence for variation in the incidence of herpesvirus infections in  different species of apes. J Clin Microbiol. 1989. 27(6): 1357-66.

[8]       Weigler BJ. Biology of B virus in macaque and human hosts: a review. Clin Infect Dis. 1992. 14(2): 555-67.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