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2014年,我的时间去哪了?

2014年,我的时间去哪了?

时间过得非快,2014年转眼间过去了。这一年,我显得特别忙,种地的时间没有了,公园去的也少了,尤其是最近,忙得我上网发博客都没时间了。这一年,我的时间都去哪了呢?

首先,说说我的工作和科研吧!

尽管还像往常一样,每周两天科研门诊,一天专家门诊。但是,我给自己加了一个新任务,帮助妇产科建立了一个新的数据库,专门收集高病毒复制乙肝母亲在我院生育和阻断的情况。为了更快地完善妇产科的这些数据,我每天清晨不到7点就来到医院,中午带饭,不去食堂,我还利用周末时间加班,就是为了乘着办公室电脑无人使用的工夫查阅医院的HIS系统。从2014年春节到现在,我的这个数据库已经录入1000多个病人的数据,初步掌握了我院近两年来的母婴阻断情况。我的另一个全程抗病毒母亲数据库里的信息也在逐渐增多,目前已经收集了600多例全程服药生育母亲的信息。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可以总结更多的乙肝母婴阻断经验,让所以的乙肝妈妈都能生出健康宝宝。我们的恩替卡韦080研究也进入了第7年。通过这项研究,我们获得了更多的治疗乙肝经验。在这些工作的基础上,今年一年,我用这些数据帮助青年医生发表了《阿德福韦酯相关范科尼综合征合并脊健病及周围神经病》、《恩替卡韦耐药位点阳性患者的回顾性分析》、《HBV感染母亲的血清病毒状态对新生儿HBV血清标志物的影响》、《替诺福韦的肾脏-骨骼毒性及其防治》、《89例慢性乙型肝炎妊娠妇女孕期肝功能异常的临床分析》、《慢性乙型肝炎妇女全孕期应用替比夫定的安全性研究》6篇论文,还有一篇待发表在SCI的文章。

第二,再说说我的学习。

别看我年过六十,学习劲头丝毫不减。我今年参加了一个学习班,用Stata做文献荟萃分析。我自费学的,砍了砍价,1800元砍到1500元。在学习班上,我是最老的学员,但学习能力一点不比年青人差,不仅记了笔记,还录音,回家后又进行重新整理。班上的同学都叫我“阿姨同学”。

我报名参加了一次丙型肝炎新进展的学习班,免费的。这几年,丙型肝炎治疗进展特别快,几种直接抗病毒药物先后上市,丙型肝炎已经成为可以完全治愈的疾病,治愈率可达到90%以上。但这些药还没有一种在我国上市。我想赶快掌握这些新进展,使药物上市后,我就能很好地运用于临床,早些把我国的丙型肝炎患者治好。我学得非常认真,每位讲者的PPT我都照了下来。学习结束后,我又把我学到的内容重新温习一遍。现在,我结合这些学习内容和我自己在网上查找到的文献,把丙型肝炎的进展写成一本书,希望能在这些药物上市时,基层医生和公众都能了解丙型肝炎的新治疗。目前,我已经完成了5万多字的写作内容,还非常用心地画了许多图。这个学习班组织得也非常好,请来了许多国内外专家,又是免费的。可令人失望的是,我们医院只来了包括我在内的两位医生。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们医院的医生们怎么不来学学呢?

第三,谈谈我的科普、网络工作。

科普工作就用数量来说吧。我2014年在各大纸媒上发表科普文章20余篇,其中9月19日发表在北京日报上的《准妈妈孕前应接种哪些疫苗?》一文获得2014年北京日服和北京市计生办合办的“首都市民生命全程健康教育”专栏特等奖。我在1月2日中国医学论坛报发表的《正能量永恒定律》获一等奖。我还写了7万多字的有关预防免疫的科普文章,其中有些文章已经陆续报纸上发表。我被《肝博士》杂志聘为第四届编辑委员会编委,被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学会聘为“全民健康素养巡讲专家”。参加了“爱肝一生网站”组织的一次关于“乙型肝炎的母婴阻断”电话科普宣传,在医院健康大课堂进行了一次“让我们的宝宝远离乙肝”的科普讲座。

在网上,我与网民通信8000多封,回答了网民对乙肝、丙肝和传染病健康的各种问题,并把比较普遍的问题写成博客发在网上。2014年我在搜狐博客上发表了140篇博客,并开放了搜狐自媒体平台。我的搜狐博客累积点击率达到295万,搜狐自媒体平台访问量达到79.5万。

第四,谈谈有关药物安全性工作。

我一直关注药物不良反应工作,关心患者的用药安全问题,是药物不良反应工作的积极分子,担任《药物不良反应杂志》副主编。2014年,我主要担任药物不良反应病例报告的审稿工作,共审稿100多篇。在审稿的同时,我根据稿件的内容和文献检索的情况,共向杂志社提出《托泊替康的血液系统毒性》、《卡马西平中毒及其管理》、《警惕依达拉奉的肝肾损害》、《非诺贝特引起的肌病》、《前列地尔导致的新生儿和婴幼儿不良反应》、《利福平相关性溶血》等重要的选题,有些题目已被专家认领,写出文章。我参加了“2014第六届药源性疾病及与安全用药中国论坛——消化系统和肝脏疾病药物专题研讨会”。在会上,我发表了《替诺福韦的肾脏-骨骼毒性及其防治》讲演,受到与会专家和同道的好评。2014年,我被中国药理学会药源性疾病学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参与了《中国用药失误监测报告及防范策略专家共识》定稿的讨论,这篇共识已经刊登在2014年第6期的《药物不良反应杂志》上发表。

最后,谈谈我的帮助工作。

我们离退办从两年前就开展了一项“老帮老”活动。内容是离退休老人间开展相互帮助,有能力的老人帮助生活和健康上有困难的老人,年轻一些的老人帮助年长一些的老人,减轻社会和单位的负担。我选择了一位孤身残疾人,也是我以前的同学。刚开始他的情况还好,只需要我偶尔去一下。没想到去年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逐渐生活不能处理,而且家庭矛盾重重,经济上也十分困难。我只好给他提供更多的帮助,甚至帮助买东西、做饭。前几天,保姆终于要辞工回家过年了,我只能帮他进入养老院。为了帮助这位同学,占了我许多休息时间。我没有时间像前几年一样种地了,去公园、游泳等活动也少了。可我伸出的手怎么也收不回来了,因为我无法看到一个人走投无路,甚至面临死亡。

一年的时间飞流而去,我没有虚度一分一秒。2015年的时间我将抓得更牢!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