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H5N6禽流感病毒从哪里来?

H5N6禽流感病毒从哪里来?

  以往的H5N1和H7N9禽流感病毒已经被人们熟知。近两周来,H5N6禽流感病毒再次侵犯人间。广东连续出现4例人感染病例,2例死亡,其中1例发病后到江西住院死亡后被发现。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H5H6禽流感病毒是从哪里来的呢?
  H5N6禽流感病毒从低致病性向高致病性的转变
  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是1975年首先从美国的绿头鸭体内分离出来的[1]。以往,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曾以低致病状态在美国、德国、瑞典的禽类动物中(主要在鸭中)流行,有时也可从禽类动物活动的环境样本中检出[2]。然而,很少对禽类动物产生明显影响。
  2013年12月,我国江苏省一个活禽市场在禽流感病毒常规监测中首次发现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3]。我国科学家对病毒的基因进行分析时发现,这种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竟然是H5N1和H6N6两种亚型的禽流感病毒基因重配而来,其中的至少6个或7个基因来自于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使其和以往低致病性的H5N6禽流感病毒“祖先”大不相同,具有了高致病特性[2, 3]。
  这种高致病性H5N6禽流感病毒被发现不久,它就开始在我国和东南亚一带广泛流行[2]。老挝、越南和我国的家禽中均出现了高致病性H5N6亚型禽流感疫情。2014年9月我国黑龙江省的一次H5N6亚型禽流感疫情导致一个农场超过2万只鹅感染,近1万8千只鹅死亡[2]。
  H5N6禽流感病毒从禽类动物到哺乳动物
  2014年,在黑龙江省禽类动物间暴发高致病性H5N6禽流感期间,一只家猫死了。研究人员从这只家猫的肺组织中分离到了与禽类动物中流行高度相似的H5N6禽流感病毒[4]。在广东省发生人感染H5N6禽流感病例后,科学家对猪流感病毒进行了常规监测。在160个猪标本中检测到两株H5N6猪流感病毒。研究人员对这两株流感病毒的基因分析发现,它们都是来自于禽类动物的流感病毒[5]。
  尽管对哺乳类动物相关的H5N6流感病毒研究目前尚少,但这两项研究已经足以证明,H5N6禽流感病毒很可能获得了部分感染哺乳动物的能力,而且可能对人类健康造成危害。
  H5N6禽流感病毒从禽类动物走向人类
  2014年5月,四川南充1例49岁男性因患重症肺炎死亡。医生从病人的咽拭子标本中分离到高致病性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医生调查发现,这例病人是一位家禽市场的销售员,在他患病以前,他家出售的家禽中有1只鹅、2只鸭子和5只鸡患病死亡。医生从其中的3只家禽中检测到相同的禽流感病毒[6]。看来可以肯定,这例患者的感染与接触病禽有关。这是我国报告的人类首例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感染病例。随后,2014年12月、2015年2月和2015年7月又在我国的广东和云南报告了3例人感染高致病性H5N6禽流感病例,加上最近在广东和江西连续出现的4例人感染H5N6禽流感病毒病例,一共8例,其中5例死亡,1例痊愈,2例仍在医院治疗,病毒危重。这些病例的严重性说明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已经能够从禽类动物闯入人间,对人类健康的危害。
  人感染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的病例不仅只有8例
  人们一直认为发生在2014年5月我国四川南充的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人类感染病例是全球的第1例。但实际上,我国还有1例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感染的轻症儿童病例未引起人们注意。2014年2月16日,1位5岁女童因发热、咽喉疼痛到长沙一家流感监测定点医院就诊。医生在为她治疗的同时采集了她的咽拭子标本送到长沙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女童在两天后退烧,症状逐渐好转。但是,女童的咽拭子标本检测结果发现,H5亚型流感病毒阳性,H1亚型流感病毒阴性。女童的咽拭子标本又被送到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做进一步检测。大约1年以后,这株病毒被证实是H5N6禽流感病毒[7]。因此,目前经实验室证实的人感染H5N6禽流感病毒的病例一共有9例,全部发生在我国,这例儿童轻症病例才是真正的全球第1例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人类感染病例。
  这例5岁女童的病例说明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人类感染病例不仅都是重症病例,很可能还有一些轻症感染病例没有被发现,值得我们注意。
  近1年来,高致病性H5N6禽流感病毒在禽类动物中流行猖獗。2014年,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共收到包括我国、老挝、越南3个国家的12起H5N6禽流感疫情报告。2015年的H5N6禽流感疫情报告增加到47起,几乎是2014年的4倍[8]。禽类动物中的疫情频发,肯定会增加人类感染的风险。尽管到目前为止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仅为偶然感染人类,尚无发生人与人间传播的证据,但也需要我们保持高度的警惕,尽量避免与禽类动物的接触,防止H5N6亚型禽流感病毒侵犯人类。



References

[1]    Garcia M, Suarez DL, Crawford JM, et al. Evolution of H5 subtype avian influenza A viruses in North America. Virus Res. 1997. 51(2): 115-24.
[2]    FAO. Avian influenza A(H5N6): the latest addition to emerging zoonotic avian influenza threats in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2014-11-30. http://www.fao.org/ag/againfo/programmes/en/empres/home.asp.
[3]    Qi X, Cui L, Yu H, Ge Y, Tang F. Whole-Genome Sequence of a Reassortant H5N6 Avian Influenza Virus Isolated from a Live Poultry Market in China, 2013.LID - 10.1128/genomeA.00706-14 [doi]LID - e00706-14 [pii]. Genome Announc. 2014. 2(5).
[4]    Yu Z, Gao X, Wang T, et al. Fatal H5N6 Avian Influenza Virus Infection in a Domestic Cat and Wild Birds in China. Sci Rep. 2015. 5: 10704.
[5]    Li X, Fu Y, Yang J, et al. Genetic and biological characterization of two novel reassortant H5N6 swine influenza viruses in mice and chickens. Infect Genet Evol. 2015. 36: 462-6.
[6]    Pan M, Gao R, Lv Q, et al. Human infection with a novel,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A (H5N6) virus: Virological and clinical findings. J Infect. 2016. 72(1): 52-9.
[7]    Chen T, Zhang R. Symptoms seem to be mild in children infected with avian influenza A (H5N6) and other subtypes. J Infect. 2015. 71(6): 702-3.
[8]    Update on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in animals (type H5 and H7). http://www.oie.int/.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