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谁“惹”了我们的肝脏?

谁“惹”了我们的肝脏?

 

  肝脏是体内最大的一个脏器,它每时每刻内都在进行着成千上万人体必需的生物化学“工程”,被誉为“物质代谢的中枢”、人体最大的“化学加工厂”。人人都说“心肝宝贝”,可以说,肝脏和心脏一样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缺一不可的重要脏器。

  可是,我们人在的肝脏并不那么健康,常常会生病。在健康体检中,有30%以上的人患肝脏不健康,其中半数肝功能不正常。据专家估计,全国每年用于肝炎和肝病的直接医疗费用高达9000多亿元。是谁“惹”了我们的肝脏,影响了肝脏的健康?

  专“爱”肝脏的病毒

  有些病毒感染人体后专门爱往肝脏里钻,在肝细胞里复制、定居,引起肝脏发炎,这些病毒被称为“嗜肝病毒”,由“嗜肝病毒”引起肝脏的损害就是病毒性肝炎。目前发现的“嗜肝病毒”有甲、乙、丙、丁、戊五型。这五型肝炎病毒在全球广泛流行,是影响肝脏健康的最主要之敌。

  甲型肝炎和戊型肝炎是通过消化道传播的病毒性肝炎。甲型肝炎在我国的流行十分严重。1987年底~1988年3月间,由于毛蚶被甲型肝炎病毒污染,上海发生了医学史上最大的一次甲型肝炎的爆发流行,累计发病人数共31万人,死亡47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达51亿元,间接经济损失5.57亿元。据我国1993年-2001年间《疾病监测》中“全国乙类传染病疫情动态情况简介” 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年24万人罹患甲型肝炎,发病率高达21.4/10万。近10年来,由于我国卫生条件的逐渐改善和甲型肝炎疫苗的接种,甲型肝炎的发病率明显下降,但根据卫生部网站疫情报告的数量显示,我国平均每年仍有6.2万人罹患甲型肝炎。戊型肝炎也曾多次在我国暴发流行。1985年,吉林发生1次戊型肝炎暴发,共发病150例,死亡9人。1986年沈阳发生1次戊型肝炎暴发,共发生112例,死亡24人。1986~1988年,我国新疆南部地区暴雨引起水源污染,导致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戊型肝炎暴发,持续流行20个月,波及3个地州23个城镇,发病人数达12万多,死亡近千。1993年、2002年北京发生3次戊型肝炎暴发。近几年来,我国戊型肝炎每年发病人数仍在2万人以上。

  乙型肝炎、丙型肝炎和丁型肝炎都属于经血液传播的病毒性肝炎。全球有5亿人是慢性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感染者,也就是说:每12个人中就有1人感染。1992年以前,我国属于乙型肝炎高流行区,慢性乙型肝炎感染者有1.2亿人,约占我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属于乙型肝炎高流行国家。2006年以后,我国的乙型肝炎感染率下降至7.18%,但仍有9300万慢性乙肝病毒感染者,其中约2000万为慢性乙肝患者,属于中等偏高的流行国家。乙型肝炎仍是危害我国人民健康的大问题。我国也是丙型肝炎中等偏高流行地区。据1992年全国病毒性肝炎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我国一般人群的丙型肝炎抗体流行率为3.2%,约有4000万丙肝病毒感染者,我国的丙肝病毒感染者是全球最多的。2003~2010年我国丙型肝炎报告的病例数逐年增加,在法定报告的27种传染病中,其发病率由2004年的第十位上升至2008年第七位,每年报告病例数从2003年的2万人上升到2010年的15万人。因此,我国丙肝防控形势十分严峻。

  得了病毒性肝炎,人会感觉疲乏、无力,食欲减退,严重者可出现黄疸,甚至肝衰竭,危及生命。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常常会引起慢性肝炎,如果不治疗,可发展为肝衰竭、肝硬化和肝细胞癌。全球每年约在120万人死于慢性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所致的肝衰竭、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细胞癌,是严重危害全球健康的疾病。

  寄生在肝脏里的虫子

  有许多虫子可寄生在肝脏,引起肝脏疾病,如血吸虫、肝吸虫、肝包虫等。

  血吸虫的幼虫一般在小河里、稻田里、甚至在路边青草上的露水里游动,如果碰上人或动物的皮肤,虫子就会利用它体部有吸盘吸附在皮肤上,然后分泌的溶蛋白酶溶解皮肤组织,很快钻进皮肤,进入人或动物的体内,随血流到达肠系膜静脉和肝内门脉系统,并逐渐发育成成虫,在肝、肠附近的血管内定居、婚配并产卵。每虫每天可产2000~3000个卵,这些虫卵会顺着血管进入肝脏,使肝脏生病,导致肝硬化、腹水。虫卵从肠道随粪便排出体外,落入水中,感染水中的钉螺,然后在钉螺体内发育、繁殖,再进入水中感染其他人和动物。

  肝吸虫的学名叫“中华分支睾吸虫”,它的幼虫寄生在淡水鱼和虾中,当人吃了未煮熟的鱼和虾后,就可能感染肝吸虫。肝吸虫寄生在人的肝胆管内,可引起肝脏肿大和胆管阻塞。

  在牧区,肝包虫病是牧民中常见的寄生虫病,由犬绦虫引起。犬绦虫寄生在狗的小肠内,随粪便排出的虫卵常粘附在狗、羊的毛上,人吞食被虫卵污染的食物后,即被感染。犬绦虫卵在人体内发育成幼虫,寄生在肝脏形成包虫囊肿;包虫囊肿在肝内逐渐长大,压迫肝脏内的血管和胆管,引起黄疸和腹水等症状。

  赖在肝脏不走的脂肪

  肝脏是脂肪代谢的重要场所。肝脏不仅是体内脂肪酸、胆固醇、磷酯合成的主要器官之一,而且是脂肪转化和利用的重要加工厂。在饱餐后,肝脏可以把吃进来多余的糖和脂肪转变成人体脂肪,运送到肝脏外面贮存起来;在饥饿时,贮存的体脂可再回到肝脏进行分解,为人体提供能量。但是,如果我们体内的脂肪太多了,超出了肝脏的代谢能力,这些多余的脂肪就可能堆积在肝脏,形成脂肪肝。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体检时查出有脂肪肝。许多体检中心的数据显示,在大城市中,脂肪肝的发病率可达30%~35%。饮食过度、酗酒、糖尿病和病毒性肝炎都是脂肪肝发生的危险因素。在普通人群中脂肪肝发生率约10%,但长期嗜酒者近60%发生脂肪肝,肥胖症患者中,有12%~26%发生脂肪肝,2型糖尿病患者中脂肪肝的发生率可达18%~40%,有36%~47%伴有慢性乙肝病毒或丙肝病毒的感染。

  脂肪肝也是病。得了脂肪肝,肝脏里堆满了脂肪,它就无法完成化工厂的工作,脂肪、糖和蛋白的代谢都会受到影响。脂肪肝早期没有自觉症状,发展到中重度时患者会有肝区不适、食欲减退、疲倦乏力,严重的还会发展为肝硬化,甚至导致肝癌。

  毒害肝脏的酒精和药物

  酒精和药物是毒害肝脏的重要祸首。在2011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酒精与健康全球状况报告》中指出,有害使用酒精每年造成250万人死亡,在15岁至29岁年轻人中,32万人死于酒精相关原因,占该年龄组死亡总数的9%。有34%的肝硬化死亡患者和25%的肝癌患者与大量饮酒有关。仅2004年,全球有37万余人死于酒精性肝硬化,18万余人死于与酒精相关的肝癌。有研究结果显示,重度饮酒者中,80%以上有一定程度的脂肪肝,其中10%~35%可发展为酒精性肝炎,l0%~20%可发展为肝硬化。肝脏是药物代谢的主要脏器,因此也常常会受到药物的毒害。有许多药物可引起肝损害。据统计,目前至少有1100种药物具有潜在的肝毒性,很多药物的赋形剂、中草药及保健药也有导致肝损害的可能。在美国,药物引起的肝损害约占住院肝病患者的2~5%,占成人肝病患者的10%;每年大约发生2000例急性肝衰竭,其中药物引起的超过50%。在我国,药物引起的肝损害占占我国急性肝损害住院病例的10%,在老年肝病中可达20%以上。

  免疫系统在肝脏里的“内战”

  有时,机体的免疫系统也会发生紊乱,敌我不分,在肝脏里发动“内战”,和自身的肝细胞“打起仗”来,造成肝损伤。这种免疫系统在肝脏里发生的“内战”就是自身免疫性肝炎。

  自身免疫性肝炎以女性多见,青少年期为发病高峰期,女性绝经期为另一小高峰期。自身免疫性肝炎呈慢性活动性肝炎表现。多呈缓慢发病,约占70%;少数可呈急性发病,约占30%。病人常表现为乏力、黄疸、肝脾肿大、皮肤瘙痒和体重下降不明显等症状。病情发展至肝硬化后,可出现腹水、肝性脑病、食管静脉曲张出血。自身免疫性肝炎病人还常伴有肝外系统免疫性疾病,最常见为甲状腺炎、溃疡性结肠炎等。自身免疫性肝炎除了和其他肝病一样引起肝功能异常,在病人的血液中还可以检测到与肝病相关的自身抗体。

  如何保护我们的肝脏

  这么多的病因可“招惹”我们的肝脏,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需要时时处处小心提防。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已经有了安全有效的疫苗,我们可以通过注射疫苗预防病毒感染。甲型肝炎、戊型肝炎、肝吸虫和肝包虫都是经过消化道传播,我们需要注意饮食卫生,不吃生鱼虾,谨防“病从口入”。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主要经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安全用血、使用一次性注射器,拒绝毒品和性乱,阻断母婴传播可有效地预防病毒经血而入。少饮酒,多锻炼,平衡膳食,拒绝肥胖,可减少脂肪肝和酒精性肝病的发生。切记,“是药三分毒”,无论什么药物都有可能损害肝脏,不要乱用药,避免药物引起肝损伤。

  肝脏是个非常安静的脏器,即便病得很重,症状也常常不明显。如果出现明显的症状,如食欲不振,乏力、黄疸,则表示肝脏病得很重了。如果出现肝腹水,肝昏迷和消化道出血,则已经发展到肝病晚期。因此,我们要经常进行体检,检查肝功能,特别是在用药治疗期间,以便及时发现肝脏生病,及时治疗。

  肝脏是人体的“化学加工厂”,担负着维持生命活动的重要任务,人人值都要懂得爱肝、护肝的知识,爱护我们的肝脏,远离那些肝病祸首,别让它们 “招惹”我们的肝脏。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