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母女俩来京看病,被带“红袖标”的医托骗光钱财

母女俩来京看病,被带“红袖标”的医托骗光钱财

 

  今天下午我看到最后几个病人时,有一对邯郸来的母女俩走进的我诊室。女儿母婴感染患上乙肝,母亲自觉愧疚,到处带女儿看病,曾经用过干扰素治疗失败。看着女儿逐渐进入婚育年龄,母亲非常着急。一位邯郸医生介绍母女二人到北京找我看病:“蔡大夫对乙肝女孩生育有研究,你们去北京找她吧!”

  母女俩满怀希望来到北京,在北京西站一下火车就逢人打听北京地坛医院。在西客站广场,母女俩遇到一位男青年,胳臂上套着个“红袖标”,说是“大学生志愿者”,专门为外地客人引路。母女俩以为遇到救星,连忙打听北京地坛医院。那男青年说:“你们看什么病呀?”母亲赶快说:“看乙肝。”男青年说:“有个中医医院治这种病很好,我告诉你怎么走。”

  正说着,又来了一个“红袖标”,也插嘴说那医院怎么怎么好,治好了多少病人,并热情地向母女俩介绍。没多一会,又过来两位姑娘,也说要到那个医院看肝病,而且已经被看好了。母亲一听分外动心,连忙问:“你们也是乙肝吗?用过干扰素吗?”并着急地向两位姑娘讲述女儿的病情。两位姑娘更是把那家医院吹得天花乱坠,并拉着母女俩向那家医院走去。

  到了医院,两位姑娘让母女俩先看病。在医生为她们开了“灵芝益寿胶囊”和“肝宁片”和一小包像茵陈一样的药物,竟花了近5000元。女儿有些怀疑是遇到骗子,悄悄提醒母亲。可就在这时,母亲看到那两位姑娘买了5000多元的药,于是深信不疑。

  在医院里,两位姑娘始终紧跟着母女俩,甚至上厕所都跟着。看到女儿不些怀疑,她们还专门嘱咐母女俩,不用去别的医院了,回家吧,这家医院治肝病是最好的。女儿还是不放心,问另一位病人看什么病。那病人说:“我是在北京站遇到人,被介绍来看不孕不育的。”女儿想,这医院到底看什么病呢?那两个姑娘见状,赶快过来打叉,直到把母女俩送出门外。

  拿着几千元的药,母女俩在大街上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找地坛医院看看。几经周折,来到我们医院,已经是下午了。挂了我下午15号。

  我看了她的病情,认真地为她们讲解我国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和育龄女性如何治疗。她们这才明白上了当,于是一五一十地把上当的经过讲给我听。回想起上午受骗的经历,女儿这才想起更多的疑点:“我说她们怎么总是跟着我们呢?我很奇怪明明她们在前面挂号,却让我们先看病?我说怎么在那家医院附近也遇到了像火车站一样带红袖标的人呢?……”可这时后悔已经晚了,她们带来的钱基本花光了,连今晚住宿都只能找便宜的旅馆了。

  我非常气愤,这些无德的骗子,带着“红袖标”,冒充志愿者,在首都北京的门口欺骗远道而来的客人。我让她们明天去退药,不行就找记者,一定要把被骗的钱要回来。不知道这母女俩明天是否能成功。今天下班回家,不顾劳累,把这条消息写出来,一是警示其他外地来京的就医者不要受骗,二是引起媒体和北京站管理人员的注意,遇到这样的骗子赶快报警,早日将他们绳之以法。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