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做饭,其实很快乐!

做饭,其实很快乐!

 

  现在我,媒体、网站,不停地报料食品“黑名单”,这种食品停售,那种食品有毒,食品添加剂比比皆是,搞得人们不知道吃什么好。想想我们家,大多自己做饭,真是安全许多。我从小就自己做饭,并没有感到做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反而觉得做饭很快乐!

  小的时候,爸爸常常出差,后来又参加四清运动,常年不在家。我家住在北京朝阳区,妈妈却在北京最西面上班。那时候,交通没有那么发达,妈妈在下班后又常常参加政治学习。每天等着妈妈回家做饭,常常要等得很晚。二年级的一天,我们等得很晚还不见妈妈回家,弟弟、妹妹有些着急了。于是,我就学着妈妈的样子蒸了一锅米饭。饭蒸好了,妈妈正好走进家门,炒了一个菜,全家很快就吃上饭了。那是我第一次做饭,看到能减轻妈妈的负担,我心里非常高兴。第二天,我不仅蒸好的饭,还自己试着炒了一个茄子。妈妈回家后就吃上了现成的饭,妈妈可高兴了,只是油放得多了一些,让妈妈有些心疼,因为当时每个人才三两油。听到妈妈表扬我,我越发来劲儿了,从此担起家中做饭的工作。

  但那时,由于我们是南方人,我只会做米饭,不会做面食。后来,北京开始限制大米的供应,我又开始学做馒头。做馒头是和楼下的林奶奶学的,学发面,学使碱,全楼的孩子中,我学得最好。后来,别的孩子做馒头时,都在楼下喊我:“蔡姐姐,你看我的碱放得合适吗?”再往后,我又学会的包饺子、包包子、擀面条,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反正没有学上,在家把饭做好,照顾好弟弟妹妹,让妈妈、爸爸安心搞革命成了我的唯一工作。我的做饭手艺很快超过了我妈妈,全楼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夸我。那时候,我心里可得意呢!

  再后来就是下乡。二十多个知识青年住在一个小队,轮流做饭。第一次轮到我和一位女生做饭,那女生是河北人,很会做面食,我就和她学。那时,劳动很辛苦,经常吃不饱,无论是馒头、窝头,大家都个大的吃。我和那女生一起做窝头,用的一盆里的面,面也一样多,但她做的窝头,男生都抢,而我做的窝头,却被留到最后。你们谁也猜不着是为什么,连我自己也百思不解。后来虚心向那女生取经:原来,那女生把窝头眼桶得大大的,显得窝头很大很大,又能很快蒸透,男生就以为个大,抢着就吃了,其实和我做的是一样的。这件事我一直感觉非常好笑,回城后没事就讲给大家听。我们俩做饭不怕辛苦,尽力给大家改善伙食,而且少花钱。为了省油,烙饼又能分出油层,那女生和我一边烙饼,一边摔饼,没用多少油,但每张饼都烙得一层层的。为了能让知青们吃上一餐包子。我俩买了一框西葫芦,8分钱一斤,擦成丝,用豆包布裹着在撮衣板上挤水,一夜没睡觉,终于让二十多名知青吃上一顿包子。知青们高兴地狠不能把我俩举起来。看着大家那么高兴,我心里那个乐呀! 一夜辛苦全忘记了。

  时间不断流失,转眼又结婚、生女,我一直是家中的大厨。南方饭、北方饭,包子、饺子、粽子,我不仅都会,还常常搞点发明创造,不仅有营养,而且人人爱吃。我把白萝卜擦成丝,用虾皮炸的油拌好,马上攥成球形,冻在冰箱冷冻室里,萝卜水份很少丢失,然后用玉米面加白面做成菜团子,皮薄、馅大、营养,成为我家减肥的好食品。我每次烙饼后,用电饼铛的余热把花生米烤熟,又节约能原,又做出美味的五香花生米。我曾买过许多菜谱、食谱,照着菜谱、食谱,做出一桌桌全家宴,我家全为亲朋好友聚会的中心。现在,做饭更方便了,想做点什么新鲜的,上网一查,满都是食谱、菜谱,连书也不用买了。家里餐具样样俱全,微波炉、电磁炉、高压锅、豆浆机、酸奶机……,想做什么根本不费事,插上电、点上火,什么全有了,比下馆子点菜都快多了。孩子从学校回来,就想吃我做的饭,丈夫干脆顿顿现成,从第一个吃,吃到最后,负责刷锅洗碗就齐活。我也是更爱这家,更爱给全家做饭。如果有人请我到外面吃饭,我心里总是惦记着家里没人做饭,惟恐全家吃不好,结果我自己反倒不如在家吃得好。在外面吃完后,总感觉浪费了时间、浪费了钱、浪费了吃不完的食物,长胖了还得花心思减肥,得不偿失,还不如自己做饭吃。

  现在大家都担心食品安全,于是我想把我做饭的快乐和大家分享,建议大家都来做饭,享受一下,做饭,其实很快乐!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