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布鲁氏菌病在我国发病人数增加,值得警惕!

布鲁氏菌病在我国发病人数增加,值得警惕!

 

  据中国青年报9月3日报道:东北农业大学28名师生因做动物实验感染布鲁氏菌病,导致这些学生发热、关节疼痛(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1/09/03/007262057_01.shtml)。消息传开,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布鲁氏菌病是一种什么传染病?它是怎样传播的?它在我国什么地区流行?我们如何预防?

  布鲁氏菌病俗称“懒汉病”

  布鲁氏菌病在国内外有许多病名,如地中海弛张热,马尔他热,波浪热等,除此之外,民间还把它称为“懒汉病”。这种病属于人畜共患的传染病,在我国的《传染病防治法》中被归为法定传染病的乙类。

  布鲁氏菌病主要在羊、牛、猪中发生,其他动物也有感染。家畜感染布鲁氏菌多表现轻微,有的几乎不显任何症状,个别表现关节炎,公畜多发睾丸炎,母畜多流产,但多不影响家畜生命,因而不被人重视,易留下后患,成为人布鲁氏菌病的传染源。

  人得了布鲁氏菌病可比家畜严重多了,临床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多数病人反复发烧,同时伴有乏力,全身软弱、食欲不振、失眠、咳嗽、有白色痰。经常是烧2~3周后体温自动恢复正常,几天至2周后再次发烧,体温像波浪起伏,因此还称为“波浪热”。病人在体温下降时,常常出很多汗,甚至把衣服和被子都浸湿。许多病人有关节疼痛,疼痛的位置不固定,有时腿疼,有时胳臂疼,可以是一处,也可以几处关节都疼痛,在医学上称为“游走性关节痛”。在关节疼痛的部位还常伴有肌肉酸痛,应用一般镇痛药不能缓解。由于关节和肌肉疼痛难忍,即使不发烧也不能劳动,成为能吃不能干活的“懒汉”,因此有人把这种病称作“懒汉病”。布鲁氏菌还经常侵犯生殖系统,男性可有睾丸炎或附睾炎,女性可患卵巢炎,孕妇可流产。

  布鲁氏菌病源自动物

  布鲁氏菌病是通过接触生病的动物或食用这些动物的肉、奶等被感染的,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机会极少。与人类染病有关的主要是羊、牛及猪,其次是狗。疾病先是在羊、牛、猪或狗等动物中流行,然后再感染人。羊的感染性最强,其次中猪,牛的感染性最弱。得病动物的分泌物、排泄物,流产时的羊水、胎盘及羊胎,甚至动物的乳汁中都含有大量病菌。人接触了生病动物或它们的排泄物,阴道分泌物,娩出物;或在饲养、挤奶、剪毛,屠宰以及加工皮、毛、肉等过程中没有注意防护都有可能经皮肤微伤或眼结膜被感染。东北农业大学的师生就是因为进行羊活体解剖而被感染的。人还可因吃了未煮熟的病畜肉,喝了病畜的奶,经消化道而感染。布鲁氏菌还可污染羊圈、牛圈周围的空气,使人通过呼吸道而感染,也有因实验室暴露而被感染的报道[1, 2]。因此,兽医、畜牧者、屠宰工人、皮毛工最容易感染布鲁氏菌病。但近几年来也有报道城市里的人因吃涮羊肉、烤肉而感染布鲁氏菌病[3-5]。现在天气转凉,又到了吃涮羊肉的季节。有些人吃涮羊肉或烤肉时,喜食吃鲜嫩,却不知病畜肉中的细菌瞬间加热常常不能杀死,吃了这样的肉就有可能感染布鲁氏菌病。

  我国布鲁氏菌病的发病增加

  布鲁氏菌病在全球广泛流行,每年有近100个国家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病人超过50 万例[1]。我国主要流行于新疆、西藏、黑龙江、吉林、内蒙古、青海、宁夏和西藏等牧区,但近年来,流行地区扩大,山东、山西、陕西、湖南、广东、浙江、福建等都发现有该病的流行;发病人数也明显增多,2002年,我国全年的发病人数仅5000多例,而近两年每年发病人数均超过3万例,是2002年发病人数的6~7倍,而且干部、学生、市民等非职业性人群的发病人数增多。因此,值得我们警惕。

  预防布鲁氏菌病一定要加强畜牧业的管理,加强检疫,淘汰病畜,兽医、饲养员、挤奶员、毛肉类和乳制品加工销售人员要做好职业防护,如戴口罩、手套、穿工作服等防护用品。对于有职业史的相关人员,一旦出现类似某症状的患者要提高警惕,最好到当地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去咨询。牛羊肉烹调熟透后食用;生熟肉案板一定要分开使用,案板和操作容器一定要清洗并用热水烫洗,必要时消毒。

  得了布鲁氏菌病要及时到医院治疗。由于布氏杆菌经常躲在人类的细胞内繁殖,药物难于达到,故用药后显效较慢,如治疗不彻底容易复发。因此,早期治疗、坚持时间多疗程及联合应用抗菌药物治疗,可以完全治愈。如果治疗过晚或误诊,常常不能彻底治愈,留下关节变形,肌腱萎缩,肝硬化等后遗症,还可导致不育症。

  东北农业大学布鲁氏菌病疫情的教训:一是没有对试验羊进行严格的检疫;二是没有注意对试验学生的保护;三是对疫病缺乏应有的警惕,在多人出现发热症状后几个月才逐渐得到诊断。在专门研究农牧业的大学里发生了这种疫情,说明我国对布鲁氏菌病的防控意识很差,值得我们反思。

(本文已投《北京青年报》)

 

 

References

 

[1]       张海艳, 马立宪, 周艳丽. 一例实验室感染布鲁氏菌病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 首都公共卫生. 2008. 2(1): 38-39.

[2]       徐卫民, 王衡, 施世锋等. 浙江1例实验室感染布鲁氏菌病病例及其警示.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 2010. (01): 58.

[3]       崔汉卿,史迎富,姬小婷. 因食涮羊肉致一例布鲁氏菌病的报告. 河南预防医学杂志. 1994. (03): 154.

[4]       王万玲. 吃涮羊肉片后引起布鲁氏菌病1例报告.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1999. (05): 66.

[5]       皇甫贵. 两起因食烤羊肉串感染布鲁氏菌病的报告. 疾病监测. 2003. (04): 150.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