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增强防治意识,预防布鲁氏菌病

增强防治意识,预防布鲁氏菌病

  东北农业大学28名师生因做动物实验感染了布鲁氏菌病。消息传开,立即引起全社会的震惊。布鲁氏菌病俗称“懒汉病”,这是一种人畜共患的传染病。近年来,布鲁氏菌病在我国的发病率明显增加。据卫生部网站的疫情公告显示,2002年我国全年报告布鲁氏菌病5505例;到了2009年,上升到35815例,是2002年全年报告人数的6.5倍。而且,在专门研究农牧业的大学里竟然对这种疾病缺乏警惕性,导致了近年来城市中最大的一起布鲁氏菌病暴发,说明我国民众对布鲁氏菌病的防病意识太差了。

  布鲁氏菌病的传染源是患病的动物,人大多是接触了生病羊、牛、猪、狗等,食用这些动物的肉、奶等被感染,其中羊的感染性最强,得病动物的分泌物、排泄物,流产时的羊水、胎盘及羊胎,甚至动物的乳汁中都含有大量病菌。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机会极少。分析这几年我国布鲁氏菌病的几次疫情,不难发现其主要原因是老百姓缺少对这种传染病预防知识。

  购买家畜不检疫,导致人畜共患病

  2009年吉林省通化市发生一起布鲁氏菌病暴发疫情,确诊13例患者。经调查发现,当地农民从外地买来未经检疫的羊,也没有为羊接种布鲁氏菌病疫苗,导致当地20%的羊感染布鲁氏菌病,人与病羊接触后发生疫情[1]。像这样的例子还很多[2, 3],这次东北农业大学的疫情同样是购进了没有检疫证明的羊。因此,引起或购买家畜时,一定要进行检疫,并及时接种疫苗。

  缺乏防护意识,职业接触易受染

  人接触了生病动物或它们的排泄物,阴道分泌物,娩出物;或在饲养、挤奶、剪毛,屠宰以及加工皮、毛、肉等过程中没有注意防护都有可能经皮肤微伤或眼结膜被感染。2004-2005年,山东省庆云县大高村发生了一起布鲁氏菌病暴发疫情,至少28人患病[4]。原来大高村是一个皮毛加工专业村,一年前村民们从外地购进大量死羊羔皮进行加工,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给死羊进行剥皮加工,导致疫情暴发。另外,我国也有两起实验室工作人员在进行布鲁氏菌检测时意外被感染的事件[5, 6]。因此,与牲畜接触的牧民、奶农、皮毛加工人、兽医、屠宰场工人等,在接触牲畜和进行牲畜加工时要戴口罩、手套、穿工作服等,做好职业防护。皮毛消毒后就放三个月以上,方准运出疫区。

  细菌长生不死,环境污染致疫情

  布鲁氏菌对外界环境有相当强的抵抗力,如在胎衣中能存活4个月,在水、土、粪、尿中存活3个月,在皮毛上存活1~4个月,在冻肉中存活2~7周,在乳中存活10天至1年。因此生活和生产环境一旦遭病原菌污染。不论人或畜,在几个月内都有被感染的可能。浙江省上虞市3名水泥厂工人得了布鲁氏菌病。调查发现,水泥厂附近有一个羊交易市场,这3名工人帮助运羊工人清洗运羊车而染病[7]。山东省大高村发生的布鲁氏菌病疫情中,21%的患病者没有接触羊羔皮毛。经调查发现,这个村是个皮毛加工专业村,村民们从北方某省购进大量死羊进行皮毛加工,羊羔皮毛,羊骨、羊内脏随意丢弃田间路边,导致环境严重污染,村民们可能因接触被病菌污染的环境、饮用了污染的水源、或呼吸道吸入污染的尘土而感染[4]。因此,对病畜死畜及其流产物必须深埋。对其污染的环境用20%漂白粉或10%石炭乳消毒,进行无害化处理,不能污染环境。

  喝生奶,吃嫩肉,疫病也可从口入

  人还可因吃了未煮熟的病畜肉,喝了病畜的奶,经消化道而感染。近几年来已有多篇因吃涮羊肉、烤肉,或饮用生奶而感染布鲁氏菌病的报道[8-11]。2005年一年,赤峰市就有16例因吃了未煮熟的肉和4例因饮用了未消毒的生奶而患布鲁氏菌病的报告[12]。因此,牛羊肉烹调熟透后食用;生熟肉案板一定要分开使用,案板和操作容器一定要清洗并用热水烫洗,必要时消毒。现在天气转凉,又到了吃涮羊肉的季节。有些人吃涮羊肉或烤肉时,喜食吃鲜嫩,却不知病畜肉中的细菌瞬间加热常常不能杀死,吃了这样的肉就有可能感染布鲁氏菌病。市民们到草原牧区旅游,应注意不饮生水,不饮用未消毒的生奶和生奶制品,不吃未彻底煮熟的或烤熟的肉类,用牛羊粪生火时不要用手直接接触牲畜的粪便,以防染病。

  东北农业大学的疫情,为我们敲响了预防布鲁氏菌病的警钟。我国布鲁氏菌病的患病人数逐年增多,现已波及全国28个省市区,给社会和家庭带来沉重负担[13]。因此,我们要加强对布鲁氏菌病防病知识的宣传,使群众真正了解到布病给人类带来的危害和畜牧业民展的影响,提高自我防护意识,切断传播途径,防止布鲁氏菌病在我国的流行。

 

 

(本文已投《健康报》)

 

 

References

 

[1]       姜铁万, 马骏. 吉林省通化市经济开发区布鲁氏菌病暴发调查.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10. 21(2): 181.

[2]       刘学生, 刘国栋. 黑河市一起布鲁氏菌病暴发的流行病学分析.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8. 19(4): 388.

[3]       吴镜楚, 袁建芬, 汪霆, 王丽娟. 一起布氏杆菌病暴发的调查. 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 2002. 14(6): 474-475.

[4]       程慧健, 李忠, 王显军, 丁淑君, 李蓬, 王连森. 一起皮毛加工村布鲁氏菌病暴发疫情的病例对照分析.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6. 27(11): 1009-1010.

[5]       张海艳, 马立宪, 周艳丽. 一例实验室感染布鲁氏菌病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 首都公共卫生. 2008. 2(1): 38-39.

[6]       徐卫民, 王衡, 施世锋等. 浙江1例实验室感染布鲁氏菌病病例及其警示.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 2010. (01): 58.

[7]       徐卫民, 胡松林, 王衡等. 浙江省一起布鲁氏菌病暴发流行的调查. 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 2006. 1(5): 380-381.

[8]       崔汉卿,史迎富,姬小婷. 因食涮羊肉致一例布鲁氏菌病的报告. 河南预防医学杂志. 1994. (03): 154.

[9]       王万玲. 吃涮羊肉片后引起布鲁氏菌病1例报告.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1999. (05): 66.

[10]     皇甫贵. 两起因食烤羊肉串感染布鲁氏菌病的报告. 疾病监测. 2003. (04): 150.

[11]     葛丽敏, 王光旭. 食源性布鲁氏菌病. 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 2007. 22(3): 227-228.

[12]     李保荣, 蔡天霞, 何丽, 石果. 布鲁氏菌病反弹因素及控制措施的研究. 医学动物防制. 2005. 21(12): 889-890.

[13]     周艳彬, 柳晓琳. 布鲁氏菌病的流行、发病原因及防治进展. 辽宁医学院学报. 2010. 31(1): 81-85.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