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喝啤酒的乙肝疫苗

喝啤酒的乙肝疫苗

  乙肝病人不能喝酒,但乙肝疫苗却喝上了啤酒,而且大醉一番,陶醉在啤酒的股市里。但殊不知醉的不是疫苗,而是重庆啤酒和股市里的股民,甚至醉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醒过味来。我看还是给点醒酒之药吧!

  第一,空腹喝酒,能不醉吗?

  现在的两种乙肝疫苗刚刚出来试验数据,可大家翻开以前的报纸看看,在几年前,试验刚刚开始招募病人,报纸、电台就纷纷报道治疗性乙肝疫苗有效了,说是给乙肝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惹得我天天收到网民的来信,寻问怎样才能搞到这种治疗性乙肝疫苗。我说:试验还没有开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怎么就能说有效呢?但谁都不信。

  科学能凭炒作成功吗?肚里空空的,连个数据都没有,只炒个“概念”,“乙肝的市场大呀!”“如果谁研究成功了,能得诺贝尔奖呀!”空着肚子只管喝酒,能不醉吗?

  第二,劝酒者不停地劝,能不醉吗?

  一般国外的研究都是二期试验的数据不理想,就不再做第三期试验了,投资人也不继续投资了。因为二期数据不理想,三期有效的可能性很少。这新药宁可半途而废,也不能让无效的药上市。无效药一旦上市,不仅危害病人,投资者赔得更多。可咱们这里不行,总有劝酒的:“二期中某某剂量组有苗头,扩大样本再做一期吧!”“单药治疗无效,加上个恩替卡韦或阿德福韦什么的,再做一期吧!” 就这样,一期一期做下去,一杯一杯劝着喝,能不醉吗?谁知道这样做下去治好了是恩替卡韦或阿德福韦的功劳呀?还是乙肝疫苗的功劳呀?醉到现在,我看很难醒过味来了。

  第三,找不能喝酒的灌,能不醉吗?

  被灌醉的多是不能喝酒的。好多人不知道这新药是怎么上市的,以为几个专家吹一通就能上市了。其实,里面大有文章。比如:一种治疗性乙肝疫苗在我院做试验,筛选志愿者的条件中有一条是:“必须没有乙肝家族史。”当时我说问:“那你们这个治疗性乙肝疫苗若是上市了,是不是也会在药品说明书上写:‘有乙肝家族史的不能用’呢?”试验申请方无语。谁都知道,有乙肝家族史者治疗效果会差些,故意找容易治疗的乙肝治,不就是想得到个好的结果吗?可不懂行的哪里会知道这些呢?现在,有人提出喝了重庆啤酒的治疗性乙肝疫苗安慰剂为什么还有28%的有效率?我想,很有可能就是挑选了人群,他们的乙肝本身就容易好,自愈的可能性也比较高,所以对照组有效率也高了。不懂行的怎么会知道这些奥妙呢?不能喝酒的人真是醉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醉的呀!

  醒醒吧! 醉酒的股民们! 醒醒吧! 重庆啤酒!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