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买年货

买年货

  快过年了,家家都在买年货。小时候,我是家中的老大,父母上班,买年货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我了的身上;结婚后,我是一家之主,每到过年,年货当然都由我买。回想起我买年货的经历,也十分有意思。

  最早的一次买年货经历是我还不到6岁的时候。那时候的日子苦,过年就想多吃几个白面馒头。快过年了,听说我家附近的一个餐馆要卖白面馒头,我姥姥带着我一早就去排队。姥姥说,一人只能买两个。可我家六口人,我和姥姥两个人只能买到四个馒头。我记得,那队可长了,天气也很冷,为了多买两个馒头,姥姥让我站在她的前面,买了两个馒头,又赶快把我的外衣脱去(怕别人认出我),推到后面一位阿姨身旁,又买了两个馒头。就这样,我家终于买到了六个白面馒头过年。因为这六个馒头其中四个是我买的,我妈多让我吃了少半个,我得意极了!

  后来,姥姥走了,快过年的时候都是我带着弟弟妹妹买年货。那时候,尽管有副食本,可到过年时买年货还是要排很多队的。于是,我就指挥着我的弟弟妹妹,一个去排买花生、瓜子的队,一个去排买糖果的队;买肉的队则由我排,因为我怕弟弟妹妹们不会挑肉。那时的肉都是连骨头一起剁成一大块一大块的,挑肉并不像现在那样挑瘦肉多的,因为油的供应很少,每人每月才几两油,肥肉可以炼成油。挑肉要挑骨头小的、挑块大的,这样可以超出定量供应,多吃到一些肉。由于我指挥得当,每年买年货,我们家总比邻居家买得多,买得好。为此,我妈没少夸我。我们也买鞭炮,那时没有什么花炮,只是买些小鞭;过年时也舍不得一次放完,总是一个一个地点燃,很长时间才放完,使快乐能延长很久。

  插队下乡的那些年,过年也总要回家的。冬天地里没有什么活,队里年底分了工分,就放假回家了。爸爸妈妈上班,妹妹也进了工厂,我在家没事,买年货又成了我的事。我家那时住在佑安门,我除了把副食本上供应的年货都买回家,还常常跑到佑安门外的农民家中买来活鸡,拿出我在农村里学会的杀鸡本领,使我家年年都吃到新鲜的活鸡。那时家中还没有冰箱,我在朝北的窗户外面搭了一个台,把做好的肉和鸡都冻到外面,节节省省地能吃好长时间。家中只要有我,我妈根本不用操心,我肯定能让全家过个好年。最后还能剩下一块肉做成肉炸辣酱,开春时我回农村带走,又能吃好长时间。

  结婚后,我更是担负起娘家、婆家两边买年货的任务。不过那时已经改革开放,年货好买多了;单位里每到过年还发许多东西,娘家、婆家一分,再买些东西就够了。不过东西一定要买足,卖豆腐的一过小年就回家了,我得事先多买一些冻起来,准备过年时吃。菜也在多买一些,扁豆可以用水焯一下速冻起来,萝卜可以埋在院子里的土地里,香菜可用白菜叶子包好,买些大蒜泡在水里可发出蒜黄。因为那时过年期间商店很少开门,如果不早做准备,过年期间亲朋好友一来,可就无法做出丰盛的酒宴了。我不仅负责买年货,还负责做饭,经过我的精打细算,不仅全家吃得好,亲朋好友来了,桌上的饭菜总能给父母脸上增加许多光彩。我过日子的本领就是这样多小培养出来的。

  现在老人们都没了,过年也清静了不少;亲朋好友聚餐大多到餐馆吃,也用不着在家中事先做出好多好多吃的了,不用在家中做了;周围的超市过年期间天天开门,想吃什么随时可买。过年真是省事多了。可是年货还是要买的。不过,现在买年货再不用像以前那样一队一队地排队了,到超市推上一辆购物车,想买什么就往车里放,买东西就像白给一样,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一车年货,真是爽极了! 有些东西甚至连超市也不用去,可以网购、团购,网上购物只要在电脑上点点鼠标,东西就送到家里来了;团购更爽,什么东西都可以“团”,而且超级便宜。孩子想在过年前照个艺术写真集,原价上千,在网上“团”了一下才300元;我们还“团”了一次春节期间的电影票,全家省了40多元;和小叔子全家“团”了一餐韩式套餐,才花了不过200元。这样买年货不仅省时、省力又省钱,而且快乐无比!

  快过年了,大家都在买年货。我不仅买了许多年货,还收获了许多快乐。不知道大家是怎样买年货的,是否也和我一样享受到了无数买年货的快乐?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