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我看梁启超谈趣味

我看梁启超谈趣味

 

  梁启超在一次有关《学问之趣味》的讲演中谈到趣味:凡属趣味,我一概都承认他是好的,但怎么样才算“趣味”,不能不下一个注脚。我说:“凡一件事做下去不会生出和趣味相反的结果的,这件事便可以为趣味的主体。”赌钱趣味吗?输了怎么样?吃酒趣味吗?病了怎么样?做官趣味吗?没有官做的时候怎么样?……诸如此类,虽然在短时间内像有趣味,但结果会闹到俗语说的“没趣一齐来”。所以我们不能承认他是趣味。凡趣味的性质,总要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所以能为趣味之主体者,莫如下列的几项:一,劳作;二,游戏;三,艺术;四,学问。诸君听我这段话,切勿误会以为:我用道德观念来选择趣味。我不问德不德,只问趣不趣。我并不是因为赌钱不道德,才排斥赌钱,因为赌钱的本质会闹到没趣,闹到没趣,便破坏了我的趣味主义,所以排斥赌钱。我并不是因为学问是道德,才提倡学问,因为学问的本质能够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最合于我的趣味主义条件,所以提倡学问。

  对梁启超先生谈的学问之趣味,我体会颇深。我喜欢钻研学问,什么事情都想搞搞清楚,搞清楚后自然快乐,真是以趣味而始,以趣味而终。

  在乙肝病人的治疗中,别的医生不敢触及她们的生育问题,但我去探索,使她们在治疗乙肝的同时生出健康宝宝;别的医生不关注药物不良反应,而我却关注,不仅提高了病人的疗效,而且还减少了不良反应的发生。这是多么让我感觉有趣味的学问呀!

  有一次,一位病人因腿疼已经辗转了多家医院,得不到正确的诊断。另一位医生把他介绍给我。由于我一直关注药物不良反应,我想到病人的腿疼可能与他吃的药有关,于是我开始查询他的病历和他在我们医院的所有检查,还找到了他在外院的病历,终于搞清楚了他腿疼的原因。我给他换了药,没有多久,他的腿疼明显好转。病人非常高兴,我更高兴。不仅高兴,甚至有些得意,因为在别人都找不到他腿疼的病因时,我给他做出了正确的诊断,不仅如此,我还从中学到了更多的临床经验。这不是以趣味而始,以趣味而终吗?

  我不在乎写文章时谁是第一作者,不也不在乎我能出多大的名,我更不在乎我得到了多少钱,我的趣味在于我学到了东西,我治好了病人,我比别人有更多的学问。学问最有趣味了,有了它,你就有了能力,不用你刻意去求,名声和钱也自然而来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