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看看我们正常的医患关系:一位患者的来信

看看我们正常的医患关系:一位患者的来信

 

  今天,我收到了一位病人的来信。他信的主题是:《北京!实现我健康梦想的地方》。我看到他的信非常高兴,因为病人恢复了健康,我们的工作也得到了病人的肯定。最近媒体报道了一些负面的医患关系新闻,看了以后总让人心里难过。所以,我把这封信放在我的博客中,让大家看一看我们正常的医患关系。这封信我除了隐去病人的姓名和隐私,其他一字未改。

 

你好,蔡大夫:

  我是河南的一位患者。今天睡不着觉,就想起了北京,想起了地坛医院,想起了您,所以给您写封信,感慨几句!

  我是在2005年5月份发现是大三阳的,当时的DNA是阳性,病毒含量是10的8次方,在河南一家非常知名的,已经有百年历史的医院,打了半年的干扰素,也没有起到作用,也换了两个品牌的干扰素还是不行,当时一边打干扰素转氨酶一直400多以上,他们就让我回家输“甘利欣”,输了半年的液体。当时我们这里的诊所一看是治疗乙肝的药,都拒绝给我扎针, 经常是晚上11点我和我的爱人还在大街里寻找能给我扎针的诊所,最后我的爱人鼓起勇气自己在家里学着给我输液,我记得当时最多的一次是9针才扎上,因为每个月都要输15天—20天的液体,所以我的两个手被针扎的都不敢让同事看见。最后病毒含量还是没有下来。给那家医院的医生打电话他们就说让我去他们医院住院,说住院就能降下去。当时我很气愤,之后我还是没有再去那家医院。期间转氨酶一直高,最高时谷丙高到795,然后我又去了河南郑州的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进行检查,我挂了一个教授号,那个教授得知我的情况以后,立即就开了半年的药,1千多块一只的进口干扰素,说回去试试吧。因为我的经济条件不太好,拿着给我开的药单我直接就又换了另一家医院。(现在想想真是对他们的医术和医德怀疑)。

  另一家医院的医生知道了我的这个情况后,说既然打干扰素也不行,就保肝治疗吧,说我还年轻不能吃拉米夫定一类的核苷类药物,然后就让我们回家自己输:(强力宁5支、门冬2支、维生素K1 3支)每次大概需要15天的时间才能吧转氨酶降到100一下,然后1个月不输的话,就又高了,高了有时候再输降的就不多了,所以现在有时候输:(甘利欣4支、门冬2支、维生素K1 3支)这样搭配开时间段来用,就这样一晃就是2年,这2年期间一直是高了,就输液,好了,就停了。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我在网上查询了大量的资料,才得知北京地坛医院看的不错,我放下心中的所有顾虑,去了北京(北京:在我眼里是一个很遥远很向往的地方,以前总是对自己说,这辈子一定要去趟北京看看长城,看看天安门)。到了北京我看到了我们那里看不到的蓝天和白云,看到了等候公交车的人是整齐的排着队,亲耳听到了在电视里才能听到的老北京人的口音,眼前的现象简直和在电视里看到的是一样的。

  让我特别感动的就是,我问一位老人路,这位热心的老人家怕我迷路,亲自带我走了1里路把我领到公交站牌,详细的给我说了路线,还嘱咐我办理一张公交卡那样便宜,真是太让我感动了;当时来到地坛医院已经是下午快下班了,大厅里我咨询的是一个叫:“…红”的医生,我把我的情况给她一说,她非常热心的给科研的马主任打电话,看看有没有科研名额了,正好还有最后的一个科研名额,真是太幸运了,当时我非常激动。当时我就想,我真是遇上贵人了,我的健康梦想可以在北京这个文明美丽的城市实现了。

  来到科研门诊遇到了您和马大夫,跟你们的交流发现,你们对患者的态度就像幼儿园里的老师对待小朋友一样的亲切,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医生,我一直在关注着蔡大夫您的博客,看过您博客里写的每一篇文章,看到您对病人负责的态度,我真的是感慨万分,如果我们这里能有您这样的医生该有多好呀。在整个科研中我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现在已经科研结束了,我仍然会继续坚持服药,我相信在您的指导下我一定会停药的。过几天我又该去地坛医院检查了,因为半年了。希望能见到您!

  看到了威武的长城,美丽的水立方、鸟巢、天安门、还有毛主席,并且我的病一天比一天好,北京!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

  在这里衷心的祝福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好人一生平安!

 

2012年6月11日晚

 

  当我看完这封信的时候,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为北京而骄傲,因为这位病人在北京治疗感受到北京的进步和文明;我也为我是北京的医生而自豪,因为病人到我们医院得到了很好的治疗。我更为那病人而高兴,希望他身体越来越健康,欢迎他常来北京,因为我们有“北京精神”!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