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美国公园的“帐篷小屋”与汉坦病毒肺综合征

美国公园的“帐篷小屋”与汉坦病毒肺综合征

 

  美国南部西尼罗病毒疫情尚未平熄,西部加州又出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疫情,已有6人发病,其中2人死亡。据说,这次疫情可能与一家公园里的“签名帐篷小屋”有关,大部分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患者都在今年夏天入住过这家公园的帐篷小屋。因此,今年夏天一万多曾经入住过这家公园帐篷小屋游客都有感染汉坦病毒的风险。这次疫情再次引起公众关注。什么是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呢?公园帐篷小屋为何会导致汉坦病毒流行呢?我国有没有这种疾病呢?

  什么是汉坦病毒肺综合征?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是一种新发现的传染病。1993年,1位美国青年男性突然发热,很快发展成呼吸衰竭死亡。美国医生在讨论这例死亡病例时发现,这位男子的未婚妻已经在几天死亡,她的症状和死因与其男友极为相似。这一情况引起了医生们的注意。于是,医生们展开了调查。很快发现另外5例既往健康的青年,突然因发热和呼吸衰竭死亡。医生们开始寻找病因。他们想到各种病因,包括流感、鼠疫和各种细菌病毒,调查了这些病人所接触的各种外界环境,甚至想到了除草剂。最终,在病人的血液和肺组织中查到了一种新的汉坦病毒[1]。美国医生把这种疾病命名为“汉坦病毒肺综合征”。

  实际上汉坦病毒肺综合征这种疾病早已存在。1993年发现汉坦病毒肺综合征以后,医生们对以往有类似症状的病人进行了调查。医生们从1例1959年曾因发热、呼吸困难和肺水肿住院的患者的血清中检测出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抗体,这是目前得到证明的最早的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患者[2]。一些医生对以往类似的死亡病例进行回顾性诊断[3-5]。Zaki博士对1978-1993年死于非心源性肺水肿的82 例尸检组织进行检查,结果有21例被确诊为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最早1 例死于1978 年[4]。说明这种疾病早已存在,只不过未导致流行。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有什么临床表现?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潜伏期是9~33天,平均14~17天。发病最初的症状与流感非常相似,表现为畏冷、发热、肌痛、头痛、乏力等,体温可达38~40℃;也可伴有恶心、呕吐、腹泻、腹痛等胃肠症状;少数人表现出眼结膜充血、皮肤黏膜出血点或出血斑。2~3天后迅速出现咳嗽、气促、呼吸困难;少数病人可出现肾损害症状,表现为少尿;严重者可出现低血压、休克、心力衰竭,甚至导致死亡。若能度过呼吸衰竭期,患者逐渐进入恢复期,呼吸困难好转,体力可逐渐恢复。实验室检查可发现,患者的白细胞增多,血小板减少,并可查到异常淋巴细胞。X光检查可发现肺水肿表现。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是如何传播的?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主要传染源是鼠类,特别是鹿鼠。它的传播途径目前还不十分清楚,推测可能是含有病毒的鼠类粪便、尿液污染了周围环境,人吸入了含有病毒的尘埃,或经伤口而感染、昆虫叮咬等途径感染,甚至还有可疑人与人间相互传播的报道[6]。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气候变暖,啮齿类动物大量繁殖,美国的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流行地区鹿鼠的数量比以前增长10倍以上,因此导致疾病流行。乡村或公园的草地上,有利于鹿鼠的生活和繁殖,因此大多数患者居住在农村或是旅游者。据美国CDC对这次疫情的调查,近来公园内鹿鼠出没频繁,到处打洞。居住在公园的帐篷小屋,有可能增加的人和鹿鼠接触的机会,因此导致疾病流行。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流行情况如何?

  汉坦病毒肺综合主要在欧美地区流行。截止到2012年6月底,美国疾控中心已收到来自43个州的602例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病例报告,其中36%~38%的患者死亡[7]。除美国外,加拿大、巴西、巴拉圭、阿根廷、玻利维亚以及欧洲的德国、南斯拉夫、瑞典、比利时等国家和地区均有汉坦病毒肺综合征流行。我国是流行性出血热的高发地区,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和流行性出血热的病原体均属于汉坦病毒家庭的成员,不仅是一对亲兄弟,其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也非常相似。尽管我国目前尚未发现疾病流行,但湖北[8]、浙江[9]、广东[10]和天津[11]也发现疑似的病例报告,因此应高度警惕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在我国流行。

  如何预防感染汉坦病毒肺综合征?

  目前尚无预防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的疫苗,预防疾病流行的主要手段是消灭老鼠。应注意清理住宅周围的垃圾和野草,封堵建筑附近的鼠洞,采用药物或生物方法消灭老鼠。家畜的圈舍常常是老鼠出没的场所,在清理家畜圈舍或老鼠栖息的场所时应注意戴口罩和手套,清扫前可预先喷洒消毒剂,清扫时尽量减少扬灰,严禁用手直接接触死鼠的老鼠的排泄物。家中如果有老鼠出没,应注意贮存也食物,避免被老鼠的排泄物污染。外出郊游时应注意避免直接睡卧草地或地草地上野餐。一旦发现有高热、呼吸困难的患者应立即送到医院诊治,以免疾病流行。

(本文已投《健康报》)

 

References

 

[1]       CDC(USA). Tracking a Mystery Disease: The Detailed Story of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HPS). 2012-8-29. http://www.cdc.gov/hantavirus/hps/history.html.

[2]       Frampton JW, Lanser S, Nichols CR. Sin Nombre virus infection in 1959. Lancet. 1995. 346(8977): 781-2.

[3]       Zaki SR, Albers RC, Greer PW, et al. Retrospective diagnosis of a 1983 case of fatal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Lancet. 1994. 343(8904): 1037-8.

[4]       Zaki SR, Khan AS, Goodman RA, et al. Retrospective diagnosis of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1978-1993: implications for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Arch Pathol Lab Med. 1996. 120(2): 134-9.

[5]       Schwarcz SK, Shefer AM, Zaki SR. Retrospective diagnosis of a fatal case of the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1980. West J Med. 1996. 164(4): 348-50.

[6]       周济华, 张海林, 王静林.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人-人传播的研究进展. 国际流行病学传染病学杂志. 2007. 34(4): 262-264.

[7]       CDC(USA).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HPS). 2012-8-29. http://www.cdc.gov/hantavirus/hps/index.html.

[8]       傅小义, 张琼, 李述蓬.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1例. 实用医学杂志. 2000. 16(11): 901.

[9]       赵国根, 庄辉耀, 刘翠雪. 类汉坦病毒肺综合征一例.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01. 19(3): 143.

[10]     李映桃, 李德宪, 陈敦金. 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合并妊娠1例. 实用妇产科杂志. 2012. 28(1): 75-76.

[11]     王晓敏, 赵津生, 胡坚. 疑似汉坦病毒肺综合征2例报告. 2007年全国内科急危重病医学(黄山)学术交流会. ,2007.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