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我真实的2003年:(1) 我是怎样进入非典病房的

我真实的2003年:(1) 我是怎样进入非典病房的

  前言

  2003年,一种新的冠状病毒——SARS病毒突然造访人间,导致一种新的传染病——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简称:SARS或非典)诞生。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呼吸道传染病在短短的几个月间,从我国席卷全球33个国家,导致八千多人患病,八百多人死亡。我国是SARS的重灾区。据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我国感染的人数达5327例。这场灾难导致我国许多省市停课、停工,上万名医务人员投入这场疫病的防治,经济损失上千亿。但这场灾难也是我国的传染病管理的分水岭,我国的传染病信息从此变得越来越透明,传染病的防控工作也做得越来越好。今年是SARS十周年的日子。作为一名传染病专业的医生,一位亲临SARS一线的战士,我真想重温一下当时的情景。

  (1) 我是怎样进入非典病房的

  2003年2月到3月,我陆续听说广东闹开了“非典”,传染性特别强,甚至传播到香港;不仅造成一些病人死亡,还造成抢救病人的医护人员受染,甚至死亡。3月中旬以后,风声更紧了,北京也出现了疫情。3月26日,我们医院开始收治非典,当天就收治了两例。但是,上级下达指示:疫情保密,谁也不准向媒体外露。越是掩盖真实的消息,社会上的传闻越多,民众人心慌慌。

  到了4月初,我们医院的非典病人开始增加,还有5名朝阳医院的医生因救治非典病人被感染,收到了我们医院。医院开始动员各科医护人员进入非典病房。说真话,一开始许多医生、护士都不愿意进非典病房。不能回家不说,万一被感染怎么办?当时,我不在病房。1997年我辞去科主任的工作,就在医学情报室负责医学文献检索、建立和维护医院网站、出专家门诊和协助门诊新药试验。由于我已经脱离了临床工作,而且年龄偏大,还负担着网站、科研等任务,医院领导也没有打算让我进病房。不过,说心里话,如果真让我去,我也不愿意去。我并不是怕传染、怕死,我是生气! 因为我亲眼看到了政府对疫情保密造成的危害。

  在当时,传染病疫情一直属于国家机密,是不能随便向外透露的,尤其是甲类传染病疫情,上报时都用代号。比如霍乱,被我们称为“02”。1995年,北京曾发生霍乱疫情,当时我正担任肠道传染病病房主任。记得那一年,短短的3个月收治了近200例霍乱,但为了保密,所有的病例诊断都写着“肠道感染”。有一次,在填写传染病报告卡时,我们在霍乱的诊断下面打了一个“√”,结果受到批评。我不服气:“难道给上级报卡也不让诊断霍乱?”领导说:“万一报卡寄丢了,疫情被透露出去怎么办?”结果,当年的所有病例都是以“肠道感染”的诊断报告的。

  在传染病医院干了近30年,碰到过无数次疫情,都是保密的,我早已形成了习惯。在我们医院刚刚收治非典的时候,我曾接到一位香港记者的电话,向我打听我们医院收治非典的情况。我不是装傻充愣,就是所答非所问,糊弄了她半天,也没说出一句真话。

  进入4月以来,病人越来越多,许多记者围在医院门口打听疫情。可是,为了保密,为了躲过中外记者的追查,我们的医生和护士却被要求修改病历,甚至不顾病人的治疗,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到处转移病人。4月7日,我们医院的一位护士也被感染。面对疫情的扩散,我第一次体会到传染病疫情保密给社会造成的危害,也是第一次对这种疫情保密的作法感到气愤。人民在受苦,疫情在扩散,我们的政府为什么置民众安危而不顾,却要隐瞒疫情?凭什么政府说瞎话骗人,却让我们进病房卖命?

  信息可以人为控制,但疫情的扩散不会停止。4月21日,我们医院全部腾空,开始大批收治非典病人。我睡不着觉了。虽然我已经脱离临床一线,但我是一名党员,在这样严峻的疫情面前,作为一名在传染病临床干了近三十年的医生,还能安心地坐在办公室里搞搞科研、查查资料、管管网站吗?我再也坐不住了,也顾不上生气了,我决心进入非典病房! 于是,我向医院领导提出申请,并保证在抢救SARS病人的同时,也做好网站的维护工作。终于,4月24日我被派到六病区工作;5月11日又被调入ICU病房,一直干到SARS结束。  

  与此同时,政府面对非典疫情的认识和应对措施也经历着艰难而痛苦的转变,疫情逐渐被公开了。4月20日,党中央、国务院明确提出:要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及时发现、报告和公布疫情,决不允许缓报、漏报和瞒报。不仅政府,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发生着转变。我们医院所有医护人员都抛弃了一切念头,忘记家庭,一心一意地投入到救治非典的战斗中去。经过2个多月的努力,疫情终于被控制了。

  2003年的非典为我国政府,也为我们所有的人上了一堂活生生传染病防治课。使我们认识到,疫情的瞒报和信息的置后只能带来传染病的漫延、社会的恐慌和民众的失信。2003年的非典成为我国传染病防控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十年来,我国的传染病信息越来越透明。2004年,我国建立了疫情网络直报系统,所有传染病通过网络直报,卫生部每月公布传染病疫情。霍乱再也不被称为“02”,也不用被诊断为“肠道感染”;禽流感、猪链球菌、手足口病疫情都得到及时报告;2009年甲型H1N1流感全球暴发,我国对应得有条不紊,很快控制了疫情的漫延,也获得了百姓的信任和国内外的赞誉。现在,我们经常可以从报纸和各种媒体上看到各地传染病疫情发生的情况,让民众及时了解防控的措施,人们再也不会恐慌。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