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我真实的2003年:(7) 非典中的疯狂者

我真实的2003年:(7) 非典中的疯狂者

  在国家的劫难中,也有一些疯狂者。

  我看“静舒氧”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厂家声称“静舒氧”可以“在人类原有的呼吸系统之外,再架一条给静脉的氧气通道”,在许多收治SARS的医院推广,我们医院也在广泛使用。我刚刚进入SARS病房时,就看见许多病人在用,感觉很奇怪。有一次,我和人民医院的韩大夫一起值班,我问韩大夫:“这种给氧方法能有用吗?”韩大夫说:“我也怀疑。”终于,在2005年“静舒氧”被查处,国家药监局发文要求停止生产和销售。

  胸腺肽也疯狂。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打了胸腺肽可以增强免疫,预防非典。医院里对进入SARS病房的医护人员也每人注射1支日达仙(每支800多元)。我根本不信。我进SARS病房前,大批的医生、护士已经打过,职工门诊问我打不打,我回答说:“不打!”我没有注射日达仙,而且为SARS病人做了气管切开和插管,我也没有感染SARS。我根本不信,一支胸腺做就能预防SARS?

  疯狂的还有口罩、中药、醋、漱口液……。口罩不用说地成了SARS中最时髦的商品,板蓝根冲剂被一抢而空,醋在超市缺货,一些厂家疯狂推销中药漱口液。我在病房时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医院里让每天报道病房里吃中药的人数,说是上边要求中药治疗的比例要达到百分之多少(我忘记了)。医生则不管有效无效,都给病人开点中药,或者作个假,把咳嗽糖浆也报成中药。我想,可能是中药也要抢功劳。

  国家在遭难,但疯狂者却不少。最近听说医疗要逐渐改革成“先治病,后付钱”。有人想到的是病人治了病不给钱,这当然是很可能的。但我却因为SARS中看到的这些疯狂者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医院乱花钱(反正有医保中心付钱)。在还没有达到全民医保的今天,在医院还要自负盈亏的今天,在厂家不断违规推销的今天,在卫生部门的官员家中还要安装防盗门的今天,我认为,为了保护好我们医疗保险的钱袋子,推行“先治病,后付钱”还为时过早。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