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感染性疾病导致的精神异常

感染性疾病导致的精神异常

 

  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病卫生日。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WPA)为了提高公众对精神疾病的认识,分享有关精神疾病的知识,消除公众对精神疾病的偏见,从1992年起把每年的10月10日设为“世界精神卫生日”。大多数人都认为,精神病的发生原因是病人的脑子受到了刺激。在今年世界精神卫生日来到前夕,我想告诉大家一个科普知识:一些感染性疾病也与精神病有关[1]

  某些感染性疾病可直接引起精神异常

  有些感染性疾病可以直接引起精神异常,疾病好转或痊愈后,精神异常也随之消失。最容易导致精神异常的感染部位当然就是脑组织了。例如,一些病毒性脑炎常常引起精神异常,如:乙型脑炎、疱疹病毒性脑炎等除了有发热、头痛的症状,还常常出现精神异常,有时甚至没有发热的症状,首先出现精神异常[2],容易造成误诊[3]。狂犬病的精神异常尤其明显,病人极度怕风、怕水、怕光、怕声音,受到刺激立即狂躁起来。疯牛病是人吃了感染朊病毒的牛肉引起的中枢系统性疾病,也被称为“克-雅二氏病”。典型临床症状为出现痴呆或神经错乱,视觉模糊,平衡障碍,肌肉收缩等。病人最终因精神错乱而死亡[4]

  一些全身感染的疾病也可以引起精神异常。最典型的疾病是伤寒。伤寒是由伤寒杆菌引起的疾病,主要表现为发热。但是,许多人不知道,伤寒病人在发热时常常伴有明显的精神异常。典型的精神异常是表情淡漠。病人常常表现为不爱说话,精神差,对外界事情漠不关心。严重者可出现精神紊乱,胡言乱语,幻觉幻听[5],有时甚至被误认为精神分裂症[6]。重症肝炎可引起肝性脑病,俗称“肝昏迷”,但在肝性脑病的发病初期,病人并没有昏迷,主要表现为精神紊乱,最后才会发展到昏迷。

  一些性传播疾病也可影响神经系统,导致精神紊乱。梅毒就是其中之一。梅毒发展到三期,可以导致神经梅毒,神经梅毒的患者常常会出现精神混乱的症状[7]。我曾见到过一例神经梅毒,误诊为精神病被收到精神病医院,治疗了好几个月才发现这例患者实际上是神经梅毒,转到我们医院后才被治好。艾滋病患者也可因为中枢神经系统感染、脑白质病等原因出现精神异常。

  与感染性疾病可能有关的精神病

  有些精神病以前并没有认识到与微生物或病毒感染有关。但近年来的研究发现,有些精神病的病因可能是感染。

  儿童中常见的一种精神病是“抽动秽语综合征”,表现为突发性肌肉抽动,同时常伴有暴发性的、不自主的发声和秽语。近年来研究证明,其中一些儿童是由链球菌感染引起的[8]。儿童在感染了链球菌后,链球菌的抗原沉积在脑组织中,引起自身免疫紊乱,导致儿童发生抽动秽语综合征。

  1885年,德国博尔纳镇大批马匹患了一种以精神行为异常为主的脑炎。当时,这些患病的马科动物又被称作“悲伤的马”,该疾病被命名为博尔纳病。随后,研究者们从病马脑组织分离出了一种病毒,并将该病毒命名为博尔纳病病毒。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近些年来人们发现有半数精神病患者体内能够查到这种博尔纳病病毒基因。因此,这种博尔纳病病毒可能是导致人类精神病的一种病因[9]

  弓形虫是一种广泛存在于细胞内的寄生虫,寄生在动物身上,随粪便排出体外,通过消化道传染。它能破坏人体多种器官和组织,很容易侵害人体的神经系统。孕妇感染了弓形虫后,弓形虫可以通过胎盘直接传染给胎儿,胎儿畸形、先天愚和死胎的几率可能在40%左右。近年来人们发现,精神病患者血清中弓形虫阳性率最高可高于正常人5倍,其感染很可能与精神病的发病有关。

  与感染性疾病间接相关的精神病

  一些感染性疾病,尤其是一些慢性传染病,如乙型肝炎、丙型肝炎、艾滋病、性传播疾病,由于社会的歧视和治疗的压力,可间接影响患者的精神状态。有许多医生调查,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中抑郁症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其他人群[10]。近年来,以淋病、尖锐湿疣、梅毒等为主的性病在我国呈蔓延趋势,从而形成了性病患者的特定人群。在这一特定人群中,由于害怕家人知道和社会的歧视,精神焦虑疾患的发病率也呈明显上升趋势[11]。一些患者在疾病治愈后其精神症状仍不能好转,还有一些患者根本没有被疾病感染,只中因为对疾病的恐惧而患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艾滋病恐惧症”。这些患者常常有不安全的性行为,性行为发生后又由于害怕感染艾滋病而胡思乱想,然后反复进行艾滋病检测,给自己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而出现焦虑、抑郁、幻觉等精神症状。

  一些感染性疾病在治疗过程中还可能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导致精神异常,这也可以算是与感染间接相关吧!引起精神异常的抗感染药物有很多,最容易导致精神异常的药物有喹诺酮类,其次是头孢类、抗结核药、干扰素等。在感染的治疗过程中使用肾上腺皮质激素也可能导致精神病。

  精神系统疾病是人类的常见疾病,其病因可以说是方方面面,非常广泛。预防感染性疾病,可以预防一些与感染相关的精神病。

  

   

References

 

[1]       贺桂风,左玲莲. 200例传染病所致的精神症状分析. 四川精神卫生. 1994. (03): 193.

[2]       邓倩. 以精神障碍为首发症状的单纯疱疹病毒性脑炎误诊27例分析. 中国误诊学杂志. 2008. (33): 8183-8184.

[3]       周芳珍. 以精神症状为首发的病毒性脑炎误诊分析. 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 2011. (05): 646-647.

[4]       于恩庶. 新变异型克雅氏病——人类疯牛病. 中国人兽共患病杂志. 2000. 16(4): 3-5.

[5]       夏钦荣. 伤寒伴发精神障碍17例临床分析. 临床医学. 1996. (03): 25-26.

[6]       严一秋. 伤寒误诊精神分裂症 2例报告. 井冈山医专学报. 2001. (01): 90.

[7]       谭燕, 方雅秀, 彭良富. 以精神症状为首发症状的神经梅毒70例临床分析. 医学临床研究. 2011. 28(5): 970-972.

[8]       钟佑泉. 链球菌感染相关的小儿自身免疫性神经精神障碍. 国外医学(儿科学分册). 2001. (01): 36-38.

[9]       朱丹, 谢鹏, 曾志磊. 博尔纳病病毒感染与精神行为异常.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08. (12): 1165-1167.

[10]     杨军, 魏敏, 邱治春. 成人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焦虑抑郁症状调查. 西南国防医药. 2007. (05): 561-563.

[11]     顾昌林. 性病患者与精神焦虑调查分析. 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 2000. (02): 100-101.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