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我的名字带来的烦恼

我的名字带来的烦恼

 

  最近,几条有关我国文字的新闻特别引起我的注意:教育部研制了10年的《通用规范汉字表》正式公布。此次字表的制定,新增226个简化字,收集了18个省市的户籍调查资料,许多大家喜爱的人名用字都在新的《通用规范汉字表》中转正,例如“喆”、“堃”等。公安部将启用“姓名用字字库”45个异体字恢复为规范字……。看到这些消息,非常高兴。我的名字给我带来的烦恼终于可以结束了。

  说起我名字“蔡晧东”,大家可能都不会注意中间的“晧”字是个生僻字。我的名字是爷爷给我起的。当时刚刚解放,许多人都用《康熙字典》,由于我出生的时间恰好是骄阳高照时,爷爷就从《康熙字典》中找到了这个“晧”字。可谁知道,以后的简化字把这个“晧”字删除了,只剩下了“皓月当空”的“皓”字。别看这两个字一个是“日”字旁,一个是“白”字旁,只差这一撇,但是却没了太阳。没有电脑时还无所谓,存钱寄信都用手写,一般不会有错。可近些年来一用电脑,我的名字则出了问题:许多输入法都没有我这个“晧”字,因此我常常碰到名字的烦恼。

  首先碰到的是工资不能正常发放。以前的工资都是单位财物科发,不成问题。后来改成银行卡了,第一个月我就没有领到工资,原因是医院会计给银行提供我的名字在银行的字库里没有。没办法,医院财物科只好给我改了名字,先改成“浩”,银行说不行,又改成“皓”,银行才认可。结果三个月后我才领到工资。本以为银行叫我“蔡皓东”没有什么关系,只要领到工资就行了。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几年以后,我一次搬家,把工资存折丢失了。我去挂失,这回银行突然认真起来,说什么也不给我挂失,原因是我身份证上是“日”字旁的“晧”,而我挂失的存折却是“白”字旁的“皓”。明明是银行给我改的名,可以此时却说什么也不行。于是我再次不能领到工资了。最后,又是单位证明,又是会计沟通,好不容易才挂了失。可以挂失后我的名字又被银行改了,改得更加离谱,改成了“蔡★东”。从此,无论是银行,还是保险公司,我只能用“蔡★东”这个怪名字了。这个名字一直用到本世纪初,银行终于有“晧”字了,我本应该高兴,但麻烦又来了。银行开始强调实名制,我以前所有以“蔡★东”开的帐户都要重新改名。结果,我跑了许多次银行,才把我的帐户都搞定。

  银行终于有了我的名字,可以航空公司、邮局至今没有我的名字。我遇到的第二个麻烦就是买机票。航空公司不像银行那样叫我“蔡★东”,也绝不用“浩”或“皓”字代替,航空公司会用拼音,所以,我用拼音买机票没有一点问题。问题在于我不能在自动取票机上取票,要手工执机,每次取到机票后再去找值班经理手工写上名字,盖了章,才能去登机。这样我执机和登机都会比别人用更多的时间,至少比别人早到机场半小时。只有我出国时才能感到方便,因为国外只看拼音正确就放行,根本不管我是哪个“HAO”字。

  最麻烦的要数邮局。近几年由于我常常写一些科普文章投到报社,有时记者也会主动从我博客中挑选一些文章刊登。于是常常收到一点稿费。稿费并不多,少时20元,多时100-200元,可以到邮局取钱却成了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许多记者并没有注意我名字中间的“晧”字,常常写成“蔡皓东”。由于这个“皓”字比身份证上的“晧”字多了一撇,邮局常常不给我取。还是派出所的“警察叔叔”办法多,帮我在户口本上写了一个曾用名“蔡皓东”,所以我每次到邮局取钱都得带上户口本。偏偏有一次邮局里碰到一个极认真的,非说曾用名是以前用的名,现在不用了,就是不给取。最后请示了两次领导,我才算取了50元的稿费。有些记者知道我的名字,寄稿费时也能正确地写成“蔡晧东”,许多邮局电脑输入法中也能找到这个“晧”字。可是,邮局的打印机常常打不出这个“晧”字,于是我的名字在邮局的打印机下变成了“蔡东”。我拿着叫“蔡东”的取款单,常常要和邮局的工作人员解释半天,让邮局打开电脑看,电脑里明明有这个“晧”字,打印机却打不出来。他们还要请示领导,有时甚至发生争吵,才能取到我的稿费。有时,我的名字在邮局的电脑中会自动变成乱码,这下就更麻烦了。邮局还要换其他电脑,直到我的名字在电脑中显示正确,他们才肯给我取钱。曾经我被邮局要求改名,改成“蔡(日告)东”。我说:“报社记者都是根据我投稿时作者的姓名寄稿费的,难道我投稿时都要写成‘北京地坛医院蔡(日告)东’吗?你们的系统不升级,我的名字就要改吗?”直到最近,邮局的领导都认识我了,我取钱才算顺利一些了。为此,我只在一个邮局取钱,害怕换个邮局又得解释半天。

  电脑联网确实很好,但我的名字却因此出现了许多床头麻烦。希望这次文字规范能有太阳,增加了我这个代表太阳的“晧”字,希望邮局、航空公司的字库能快些升级,从此我能正常使用我的名字。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