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鼬獾和老鼠能传播狂犬病吗?

鼬獾和老鼠能传播狂犬病吗?

 

  最近,我国台湾省多地发现鼬獾发生狂犬病死亡,截止到8月10日,共确诊了75例鼬獾狂犬病。另人1例咬人的钱鼠被检测出狂犬病病毒。狂犬病在台湾省已经消声匿迹50多年了,尽管目前台湾尚未发现鼬獾致人患狂犬病的病例,但这足以引起人们的恐慌。鼬獾出现狂犬病流行会影响人类吗?老鼠会传播狂犬病吗?

  鼬獾能传播狂犬病吗?

  鼬獾属于肉食类夜行性哺乳动物,栖息在丘陵山地的灌木丛及河谷。鼬獾确实可以传播狂犬病。人类狂犬病的主要传染源是狗和猫,野生动物和其他家畜咬伤患狂犬病者仅为2%。但近些年来,我国野生动物狂犬病的流行日益严重,其中主要是鼬獾,已成为我国唯一证实存在狂犬病独立传播的野生动物种群[1, 2]。我国鼬獾狂犬病的流行主要分布在安徽、浙江、江西等省[3],新疆也有报道[4],广东虽然无鼬獾致人狂犬病的报道,但野生鼬獾中狂犬病的感染率很高[5]。近些年来,在我国有些地区鼬獾咬伤甚至成为人类狂犬病的主要原因。杭州和湖州地区1994-2004年野生鼬獾咬伤所致的狂犬病病例占两地区狂犬病发病总数的69%[6];江西省婺源县2007-2009年共发生了6例狂犬病,无一与犬有关,全部由鼬獾咬伤引起[5]。所以,台湾鼬獾中出现狂犬病确实值得人们警惕,感染了狂犬病的鼬獾一旦咬伤人,则可能导致人患狂犬病。

  老鼠能传播狂犬病吗?

  老鼠属于啮齿动物,尽管有人在鼠中检测到狂犬病病毒[7],也有鼠咬伤导致人狂犬病的报道[8],对北美洲和欧洲狂犬病流行地区成千上万的野生和住区啮齿动物的检查显示,很少发生啮齿动物感染狂犬病的现象,说明鼠类动物不是狂犬病的储存宿主,老鼠感染狂犬病或传播狂犬病只是偶发个案[9]。而且,动物中的狂犬病流行很少跨越物种。我国江西省的研究显示,鼬獾中流行的狂犬病病毒与犬类中流行的狂犬病病毒并非相同;在江西鼬獾中狂犬病的感染率很高,但却没有在当地的黄鼬体内检测到狂犬病病毒[10]。说明狂犬病病毒很难跨物种流行。因此,人们不用担心鼬獾狂犬病会造成鼠类动物中狂犬病的流行,更不用担心鼠类会像鼬獾一样成为狂犬病的主要传染源。

  如何预防鼬獾传播狂犬病?

  野生动物中出现狂犬病流行很难通过疫苗接种预防其在动物中的流行,但可以通过投放预防狂犬病的饵料,喂食野生动物。美国西部丛林狼曾是狂犬病毒的主要携带者,政府通过飞机投放含有疫苗的饵料在丛林狼活动区域。2008年,仅在得克萨斯州就投放了几千万美元的饵料。在飞机无法投料的地方,或是一些流浪狗活动的区域,则进行人工撒料的方式对动物进行免疫。监测表明,这项措施效果非常显著,携带狂犬病毒的丛林狼数量减少,而同一区域人类狂犬病的发病数相应减少。但鼬獾以水果、昆虫、小动物和蠕虫为食,且在我国分布较广,很难通过投放饵料控制狂犬病在鼬獾中的流行。

  从我国鼬獾咬伤致狂犬病的病例来看,农民和野外作业的工人多见,被鼬獾咬伤主要有三种的情况:①野外工作时偶然被鼬獾咬伤[4];②捕杀鼬獾时被咬伤[11, 12];③异常鼬獾闯入家中咬人[12, 13]。因此,不要随意捕杀鼬獾和其他野生动物,在野外工作时要注意防止被鼬獾咬伤。正常的鼬獾一般不会闯入家中,如果发现鼬獾闯入家中,行为异常,到处觅食,有可能是患病的鼬獾,在捕捉时应特别注意避免被其咬伤。一旦被鼬獾咬伤,应立即冲洗伤口,并到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

 

 

References

 

[1]       Zhang S, Zhao J, Liu Y, Fooks AR, Zhang F, Hu R. Characterization of a rabies virus isolate from a ferret badger (Melogale moschata) with unique molecular differences in glycoprotein antigenic site III. Virus Res. 2010. 149(2): 143-51.

[2]       张守峰, 刘晔, 赵敬慧等. 从流行毒株的系统发生看中国目前狂犬病流行的主要特征. 中国动物传染病学报. 2012. 20(4): 19-23.

[3]       Zhang S, Tang Q, Wu X, et al. Rabies in ferret badgers, southeastern China. Emerg Infect Dis. 2009. 15(6): 946-9.

[4]       夏学中. 獾咬伤致狂犬病1例. 中国人兽共患病杂志. 1992. (01): 17.

[5]       张菲, 张守峰, 刘晔, 赵敬慧, 扈荣良. 鼬獾群体中狂犬病中和抗体调查与分析. 中国兽医学报. 2011. 31(7): 990-992,1002.

[6]       王臻, 吕华坤, 陈恩富, 谢淑云, 凌锋. 浙江省1955-2004年狂犬病流行特征及防制对策.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 2006. (05): 381-384.

[7]       雷永良, 陈秀英, 王晓光等. 浙江省丽水市鼠狂犬病感染率的调查研究. 中国自然医学杂志. 2009. (05): 349-351.

[8]       张克伟. 家鼠咬伤引起狂犬病一例报告.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1993. (01): 17.

[9]       侯广旭, 郭书杰. 正确认识鼠在传播人狂犬病中的流行病学意义. 科技信息(科学教研). 2008. (16): 24-26+12.

[10]     赵敬慧, 张守峰, 刘晔等. 江西省黄鼬和鼬獾狂犬病流行病学监测.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12. (11): 1071-1075.

[11]     钟庆祝, 雷永良, 王晓光. 1例暴露于鼬獾者狂犬病处置及疫苗接种效果报告.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2013. (01): 260.

[12]     曾永, 蔡爱红, 陈利雄, 朱海博, 雷永良. 青田县首例因捕食鼬獾引起的狂犬病报告.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09. (03): 298.

[13]     兰进权, 雷永良, 李俊姬. 鼬獾咬伤引起狂犬病的报告.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2010. (02): 443.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