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对应“单独二胎潮”,我们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对应“单独二胎潮”,我们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单独二胎”受到了热烈的关注。由于我在研究乙肝妈妈生育,单独二胎也成为我门诊的热点问题。在我指导下已经成功生育了一胎健康宝宝的乙肝妈妈对生育有了信心,希望再生第二胎。我发现,咨询这一问题的妈妈们的年龄都比较大,超过了30岁。因此大多非常迫切,甚至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只能政策下来立即开怀。因为她们如果再拖可能就超过了生育年龄,不能再生育了。

这使我突然想到,在北京、上海等一些大城市计划生育实施较早,管理也较严格,绝大多数家庭都只生了一个孩子。这些孩子现在都到了生育年龄,单独二胎太常见了!乙肝妈妈都如此迫切,其他健康的妈妈生二胎的愿望可能更加强烈。这样一来,可能政策一出台,突然有许多妈妈要生二胎,出现了个“单独二胎潮”。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有些紧张。

我想到,现在的妇产科够用吗?我们医院最难挂号的科室就是妇产科,因为在北京乙肝妈妈只能在我们医院、佑安医院和302医院生宝宝。由于我们医院乙肝的母婴阻断做得好,许多外地的乙肝妈妈也来我们这里生育。北京的其他三甲医院也一样,妇产科妇产科总是人满为患。许多医院妇产科甚至每天只限制一定数量孕妇建档的号,控制产妇的数量。如果“单独二胎潮”到来,我们现在的妇产医院和妇产科能对应得了吗?我们是不是要早些做好准备,加强妇产医院、医院妇产科的建设,抓紧妇产科医生的培养,使这些急迫生二胎的妈妈得到优质的服务,安全、顺利地生下健康宝宝呢?

我想到,儿童医院和儿科门诊够用吗?在北京,儿童医院和儿研所是看病难最突出的医院。不光北京的孩子来看病,全国各地的疑难杂症患儿都来北京看病,因此号贩子屡抓不尽。我们医院也是这样,儿科的医生最少,现在都不能保证周末开诊。目前的独生子看病都那么难,如果“单独二胎潮”到来,我们的儿童医院和门诊对应得了吗?我们是不是也要早些做好准备,加强儿童医院和各大医院儿科的建议,积极培养儿科医生,使将来的儿童看病不再难呢?

还有,没有计划生育以前,差不多每个事业单位都有自己的幼儿园,我们医院也有。计划生育以后,孩子少了,单位的幼儿园和托儿所相继关闭,现在的幼儿园收目前的孩子都很紧张,尤其是公立的幼儿园。那么,“单独二胎潮”到来以后会怎样呢?很可能上公立幼儿园更难了。我们是不是要提早培养一些幼教,建设一些幼儿园备用呢?再以后,这些孩子的上学问题……,等等,等等。不要只看到“单独二胎”政策一出,老百姓乐了,概念股涨了,房地产笑了,有钱赚了,真正要做的事情很多。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写了这篇博客。可能有人笑我多事。你即不是妇产科或儿科医生,又不是幼教老师,更不是政府官员,管那么多事干什么?是的,我只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医生,但我爱祖国。我不希望等“单独二胎潮”到来以后,妇产科、儿科压力过大出了事才亡羊补牢,就像山东油管爆炸后才处理油管隐患那样,为时已晚。希望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领导能看到我的博客,提前做一些准备;希望网民能支持,一起想想还会出现哪些需要对应的情况。不过,千万不要提什么限制名额、排队待批等馊主意,这种主意只会增加政府和群众之间的矛盾。既然政策已定,我们不应阻止或限制“单独二胎”的出生,而应做好充分准备迎接“单独二胎”的到来,让所有希望生二胎的家庭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服务,使一胎、二胎的宝宝们都能安全出生,健康成长!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