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盘点我的2013年

盘点我的2013年

 

  2013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现在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一想,盘点一下我的2013年。

  2013年是我的“本命年”。走过这一年,我就跨进了“60后”的门槛,进入了老年时代。我领到了“老年证”,办了老年人公园优惠年票……;不仅是在形式上,而且,腿也开始疼了,上楼下楼没有以前跑得快了,看报纸一点也离不开眼镜了,……。看来,不服不行,真的进入老年时代。但是,我回顾一下我的本命年,我没有退缩,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我还真的有了不少进步和收获!

  别看我老了,我还在学习。我为自己制定的学习计划坚持得很好。每周学习一节Stata统计软件的应用,已经坚持了2年多。今年我花了300多元,买了一套《中华医学统计百科全书》来学习,写了2万多字共81页的学习笔记。我看到我们医院医学系毕业的年青医生在写论文时常常不会做统计,需要向医学统计专家求助,准备以后把我自己的学习笔记整理成一本书,书名就叫《跟我自学Stata,医生统计不求人》,让年青医生学会自己用Stata统计软件处理数据,设计科研,发表论文。除了学习医学统计学,我每周为自己制定了看国外医学文献的计划。我每周去一次“医脉通”网站(http://www.medlive.cn/),看“期刊抢先读”上面更新的英文期刊目录,看到我感兴趣的文献,就找到原文阅读。就这样,一年下来,我浏览或阅读了许多文献。我参加了2013年新加坡召开的亚太地区肝病年会,我参加会议可不像有些年青医生把它作为一次出国旅游、购物的机会,我很珍惜出国学习的机会,认真听了许多场专家的演讲,带回了会议资料的光盘,回家后又把光盘上我感兴趣的内容都认真地看了一遍。这一年,我感觉到自己知识的增长,感觉到学习的收获,如今盘点起来,我都是很兴奋的。

  别看我已经退休,职称也提到头了,更没人对我在专业研究方面有什么要求,但我还在研究,还写论文,而且还尽力帮助年轻医生在业务上进步。我的一篇有关替比夫定在妊娠期间安全性的论文《Safety of telbivudine treatment for chronic hepatitis B for the entire pregnancy》在英国《Journal of viral hepatitis》上发表(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3458527),还在2013年亚太地区肝病年会上发表了有关恩替卡韦男性治疗期间生育和拉米夫定全孕期治疗安全性的两篇Poster。一位北大医院的医生看到我的Poster,大惊小怪地说:“我们都是研究生才发表Poster,因为导师有要求,您都退休了怎么还自己发Poster呀?真是太棒了!”2013年,我还带着一些年青医生在国内发表了几篇论文:《恩替卡韦长期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疗效及安全性观察》、《接受抗病毒治疗的乙型肝炎患者妊娠期耐药20例分析》、《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在阿德福韦酯治疗期间的肌酐和血磷水平变化》、《免疫耐受期HBV感染的孕妇产后肝功能变化》、《恩替卡韦胶囊与拉米夫定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对照研究》、《抗肿瘤药物和免疫抑制剂相关的乙型肝炎病毒再激活》共6篇论文。

  经过几年的努力,我的工作得到了越来越多医生的认可。在这一年中,美国纽约大学的肝病专家Calvin Q. Pan(http://www.med.nyu.edu/biosketch/panc01)注意到了我的研究并先后两次到北京和我见面,讨论有关乙肝女性的生育问题,希望与我们合作。在国内,我先后21次受邀为北京及各地医生讲课或座谈,讨论乙肝抗病毒药物妊娠期间的应用和抗病毒药物不良反应防治问题。我还先后两次在全国或北京的药物不良反应会议上发言,介绍我在药物不良反应方面的研究和体会。在好医生网站,我又做了5个新课件,介绍儿童传染病的变迁;另外,还为社区医生进行了病毒性肝炎和手足口病的培训。

  在科普方面,我也取得了很多成绩。2013年一年,我在健康报、北京日报等各大纸媒发表了20多遍科普文章,尤其是有关H7N9禽流感流行期间,我发表了5篇科普文章,并被江苏省电视台邀请在电视上为南方的老百姓进行有关H7N9禽流感的科普。我的搜狐博客在一年内又增加了107篇博文,平均3-4天就更新一次,80%以上是医学科普文章,其中98篇被网站推荐;博客的点击率从2012年的138万增加到230万。我1年收到了7510封网民和患者的来信咨询,我对每封来信都进行了认真的回答。我又出版了一本新的科普书:《乙肝青年婚育宝典——让我们的宝宝远离乙肝》,出版后深受读者的欢迎,卖得极好,在当当网上获得100%好评。另外,我写的《慢性肝炎合理用药242问》经过修改再版了。我参与写作的《全民健康十万个为什么》荣获第六届北京优秀科普作品奖“科普图书类最佳奖”。在我们医院的健康大课堂上,我做了两次有关乙肝妈妈生育的科普讲座,受到病人的欢迎。我把科普知识做成图片,带到门诊,每次为病人看病时,都不忘记随时为病人进行科普,这种科普方法不仅受到病人的欢迎,也使我的门诊质量大大提高。我的科普成果受到业内许多医生的肯定。2013年初,我还受到杭州传染病医院院长的邀请,去介绍我如何与患者沟通和做科普的经验。

  在2013年,我做了两项公益活动:一项是在世界肝炎日,我免费为天津的乙肝朋友做了半天的科普讲座。另一项是我参加了退休职工老帮老的活动。本来离退休办公室主任分配我帮助一位80多岁的退休老专家,但我主动认领了一位残疾退休医生。这位残疾退休医生生活比较困难,家中无亲人,唯一相依为命的老父亲也在前半年去世。因此,我决定去帮他。我经常去他家看他。帮他维护电脑,给他带一些生活用品,和他聊天。他快乐了,我也很快乐!

  在传统习俗中,本命年常常被认为是一个不吉利的年份。“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但盘点我的2013年,我可以很高兴地说:本命年,我做了那么多好事,太岁有眼也会把我夸奖,怎能嫁祸于我呢?哈哈哈!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