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人造“超级流感病毒”令人担忧

人造“超级流感病毒”令人担忧

最近,日本病毒学家河冈义裕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实验室里研制出一H1N1流感病毒的新变种。这种实验室里创造出的流感病毒变种可以成功“摆脱”人类免疫系统。这就意味着人类的免疫系统将无法抵御这种病毒的感染,而且,一旦被感染也将无法治愈。这项研究在全球引起震动。许多人担心这种病毒一旦“逃”出实验室,将可能给人类造成灾难;更多的人怀疑日本病毒学家研究这种病毒的目的。

科学家培养病毒细菌  目的应该是防病治病

传染病一直是人类健康的大敌。几十年来,科学家为了征服传染病,对病毒、细菌的微生物进行了不懈的研究。

微生物学家巴斯德在研究狂犬病时发现,狗的脑组织中存在狂犬病毒。他把狂犬病毒接种到兔子脑组织中,连续接种上百次,最终得到不会引起狂犬病的弱病毒,研制出狂犬病疫苗。美国的科学家沙克用绿猴的肾细胞培养脊髓灰质炎病毒,然后把病毒杀死,研究出第一个脊髓灰质炎疫苗。为了证实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沙克首先在自己及其家人、孩子身上试验,得到成功后推广到美国的中小学生中广泛使用。我们现在用的麻疹疫苗是1954年科学家从一名麻疹患儿体内分离到麻疹病毒,又接种到鸡胚中,经过10年连续传代得到的减毒麻疹病毒,再将它大批培养生产出来的减毒活疫苗。科学家们对病毒、细菌不断培养和传代的目的,是将它们变成不致病的病原体,然后制成疫苗,预防疾病。

细菌学家弗莱明一直在不同的培养液中培养细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一个被青霉菌污染的细菌培养皿中,青霉素生长周围的细菌都被杀死了。于是,弗莱明培养了更多的青霉素,发现青霉素可以产生杀死细菌的化学物质,从此诞生了人类第一个抗生素——青霉素。后来,美国的科学家瓦克斯曼和他的学生在土壤里找到了一种可以产生杀死结核菌的链霉菌,发现了链霉素。这些科学家寻找种种微生物,研究细菌的目的是寻找各种杀灭细菌的方法,来治疗人类的疾病。

人们也一直在研究流感病毒。一本由美国记者吉娜·科拉塔写了《与流感共舞》的书中,详细介绍了各国科学家为了探索1918年世界流感大流行的原因,揭开流感病毒致命之谜。有的科学家甚至跑到挪威、冰岛等寒冷的国家,从永冻的土地中挖出七八十年前死于1918年世界流感大流行时死亡者的尸体,从他们的肺组织中找出当年的致命病毒(流感病毒可以在冰冻环境下长期保存)。他们找到当年致命流感病毒后,对病毒的基因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其目的是探讨流感发病和致命的机制。

人造可怕变异病毒  这种研究非常危险

历数这些科学家研究细菌和病毒的目的,都是想尽一些办法杀死病毒、细菌,减弱它们的毒性,找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方法。从来没有听说过科学家专门制造出一种毒力更强的病原体。日本病毒学家河冈义裕研究超级流感病毒的目的何在?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日本侵华战争中的731部队。

尽管河冈义裕一再声称他进行的研究是为了“研究这种病毒如何变异,以帮助科学家研制更加有效的疫苗”。但是,在自然界中,病毒变异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而发生的。在病毒目前还没有发生致命变异的情况下,人为地制造出这种可怕的变异病毒,确实十分危险。因为很可能流感病毒永远不会发生这种变异,也有可能即使发生变异但却远离人间。可是河冈义裕制造出了这种病毒,而且就在人类的实验室里,离人类如此之近。一旦传播开来,很有可能给人类带来顶之灾。1957年在人间流行的H2N2流感病毒后来在人间销声匿迹,只有美国高度戒备的生物实验室内封存着这种病毒的样本。2004年,美国病理学家协会委托的公司误将H2N2流感病毒样本发送到18个国家和地区的3747个实验室中。由于这种病毒已在人间消失了近50年,人类对它都缺乏免疫力,一旦泄露则后果严重。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坚决要求下,所有收到样本的实验室,包括美国封存的H2N2样本在2005年被全部销毁。

不少科学家对河冈义裕的研究大感震惊。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科学家说:“他使用一种可感染人类的禽流感病毒,而后以这种方式改造病毒。这样一来,一旦病毒逃出实验室,全球人类将毫无防御能力。他此前做的事都很危险,但这次更加疯狂。”

这并非河冈首次人造致命病毒。今年6月,他领导的研究小组利用正在野鸭中传播的流感基因片段,制造出与西班牙流感病毒极度相似的一种致命病毒。那次实验同样引发争议。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在1918~1919年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25百万到4千万人死亡(当时世界人口约17亿人)。

实验室泄露致病毒暴发  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起

尽管负责监督这次实验最敏感部分的丽贝卡·莫里茨声称:“我对这一实验的生物安全性毫不怀疑。”但是,实验室泄露导致的病毒暴发在历史上已经发生了多起,人们担心病毒逃出实验室并非多余。

1956年,前苏联的一个实验室中有9支装有委内瑞拉马脑炎病毒鼠脑的安瓿被打破。事后没能很好地进行处理及采取必要的措施,也未进行彻底消毒,结果在几天内造成24名工作人员感染。

1967年,欧洲的三个城市为研制疫苗从乌干达等地进口一批黑长尾猴,结果这些猴子携带有一种特殊的病毒,引起了13名工作人员患病,并使这种疾病在德国马堡等地区流行,后将造成这种疾病的病毒命名为马堡病毒。

19794月前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实验室发生了爆炸,约10公斤的炭疽芽孢粉剂泄露,爆炸释放出了大量细菌雾,造成附近居民1000多人发病,数百人死亡。因此,一旦河冈义裕研制的这种病毒逃出实验室,全球人类将毫无防御能力。

《禁止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的发展、生产及储存以及销毁这类武器的公约》的第一条就明确指出,不得发展“类型和数量不属于预防、保护或其他和平用途所正当需要的微生物剂或其他生物剂或毒素”。正像哈佛大学教授马克·利普西奇所说:“即便是在最安全的实验室中,这也是危险行为。科学家不应该冒这样的风险,除非存在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他们的工作可以拯救生命,但他们的论文没有提供(这样的证据)。”河冈义裕所研究的超级流感病毒应该属于禁止发展的范围,已经研制出的超级病毒应当被销毁。

 

本文已经刊登在今日的《北京日报》第19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