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韩国MERS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遵守医院探视制度?

韩国MERS告诉我们:为什么要遵守医院探视制度?

近来韩国的MERS暴发流行引起了全球的注意。一位韩国旅游者在中东感染了MERS,回国后引发MERS暴发流行,截止到622日共导致172人被感染,27人死亡,成为中东呼吸综合征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人-人传播暴发记录。世界卫生组织分析韩国MERS暴发的原因为医院感染,除医院本身的原因(医院感染防控措施、病房条件和就诊制度等)之外,世界卫生组织还特别指出了韩国探视病人的独特文化对本次韩国MERS流行的影响[1]

在韩国,家人或亲朋好友住院,如果一次都不去探望,有悖社会的道德常理。因此有一人住院,亲朋好友都要去探视的习惯。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在医院急诊室和多床位病房内多人探视,与感染者长时间密切接触,增加了MERS二次传播的风险[1]

许多医院都制定了严格的探视制度,对探视的时间、探视的人员和所带物品都进行了规定。但是,受儒家教育的影响,我国和韩国有相似的探视病人习惯,亲朋好友生病住院总想去医院探望。因此,许多人对医院的探视制度不理解,总要想方设法闯关探视。那么,这样做对不对呢?探视为什么会导致医院感染呢?

到医院探视病人有三大原则。一是不干扰医护人员对病人的诊疗,二是保护病人(别给病人添病),三是保护自己和周围的人(别让自己得病,也别把病带给周围的人)。为此,医院都规定了严格的探视制度。由于上午是医务人员查房和患者集中检查和治疗的时间,因此大多数医院一般病房的探视时间都在下午,少数是上午或中午。例如:我国大多数医院一般病房的探视时间为每天下午3时到晚7时;新加坡樟宜综合医院的探视时间有两个,一是中午12时到下午2时,二是下午5时到晚9[2];美国哈特福德医院的探视时间为中午12时到晚8时。但某些特殊病房的探视时间较短或不允许直接探视,如重症监护病房、烧伤病房、传染病隔离病房和新生儿病房。例如: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探视时间为每天下午3时到4[3],而北京协和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每天的探视时间仅有30分钟(每天下午300330)[4],上海有些医院还推出重症监护病房视频探视。传染病隔离病房和新生儿病房则往往不能探视或只能隔着玻璃窗口遥望。对探视的人员和探望时间也有规定,一般一次不能超过两人,每次探望时间不应超过半小时,每日探视者不得超过6[5-7]

遵守医院探视制度了预防医院感染的重要措施之一。住院病人(尤其和危重病人、老年人和新生儿)抵抗力较差,探视人员过多容易导致交叉感染。有研究人员曾对某县医院病房空气中的细菌分布情况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病房探视人数为710人时,病房内细菌检测数量是病房探视人数为23人时的1.62.5[8]。山东和广东两家医院分别对产科病房医院感染的危险因素进行了调查和分析。结果均显示,平均每天探视人数≥10人是产科病房医院感染发生的危险因素之一[9, 10]2007年深圳某医院烧伤病房发生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医院感染事件,造成15%的患者感染。经调查发现,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有家属违反探视制度,偷偷闯关进入病房。2009年天津蓟县妇幼保健院发生的新生儿病房阴沟杆菌感染暴发事件的原因之一就是探视和陪护管理不严。在这些韩国的MERS医院感染暴发流行中,有近1/3的感染者是到医院探视或陪护病人的家属及亲朋好友。

韩国的MERS暴发再次敲响医院感染防控的警钟,提醒我们要加认真遵守医院的探视制度,注意防护,防止医院感染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WHO. WHO statement on the ninth meeting of the IHR Emergency Committee regarding MERS-CoV. 2015-6-17.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news/statements/2015/ihr-ec-mers/en/.

[2] 新加坡樟宜综合医院的探视时间和指南. http://www.cgh.com.sg.

[3]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探视制度. http://www.szrch.com/html/2011/health_0920/1411.html.

[4] 北京协和医院探视时间. http://www.pumch.cn/Item/4890.aspx; http://www.pumch.cn/Category_163/Index.aspx.

[5] 美国加州的西达斯西奈医院的探视制度和探视时间. http://cedars-sinai.edu/.

[6] 新西兰怀卡托区卫生局的探视制度. http://www.waikatodhb.health.nz/.

[7]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探视、陪伴制度. http://www.zjuch.cn/html/news/articles/1466.html.

[8] 郭永生, 聂桂红. 严格限制陪伴探视控制医院感染. 医学理论与实践. 1994. (11): 39-40.

[9] 李翠梅. 产妇医院感染的危险因素调查分析. 中国现代医生. 2014. (12): 39-41.

[10] 陈红波, 谢少云, 贾春美, 张庆玲, 李红. 产科医院感染临床特点与危险因素分析.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5. (08): 1873-187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