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晧东 > “超级病菌”与人类的对话

“超级病菌”与人类的对话

我们就是最近《柳叶刀》杂志报道的“超级病菌”。英国医生认为我来自于印度,而且带有一种耐药基因——金属β内酰胺酶-1,所以,把我们细菌的名字前面加上了“NDM-1”,代表了“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ew Delhi metallo-β-lactamase 1)”的英文缩写。我们对抗菌药物的抵抗力超强,只要我们钻进病人的体内,又得到了适合我们生长繁殖感的环境,许多抗菌药物都对我们无可奈何。因此把我们称为“NDM-1超级病菌”。

英国医生说,感染了我们“超级病菌”的部分病人在1年内曾经去过印度或巴基斯坦接受手术治疗,因此怀疑我们来源于印度或亚洲南部。说我们一定来自于印度,也实在有点冤枉。的确有可能是英国人在印度医院做手术时,由于抵抗力下降,受到我们感染。然后我们藏在这些病人的体内,跟着他们坐上回国的飞机,来到英国、美国,甚至周游世界。但也有可能是我们原本在其他国家的病人身上,随着他们来印度做手术,带进了印度医院,又在印度的医院里到处传播。

其实,你们人类根本不用探究我们来自于何方,因为我们就是你们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你们发明了那么多的抗菌药物,无论我们是否引起你们人类生病,你们都到处滥用,把我们挤兑得无法生存。你们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们人类是最强大的呀! 那就错了! 我们虽然非常渺小,但我们也不都是软弱可欺的。我们会在那些抗菌药物的压力下,逐渐进化,改变我们的遗传基因,加上那个被你们称为“NDM-1”的耐药基因“程序”,“破解”了抗菌药物的“密码”,产生了对抗菌药物的耐药性,继续在这种恶劣的抗菌环境下生存。我们的遗传基因中,还有一个像电脑“活动硬盘”一样的基因单位,被你们称为“整合子”。我们身上的“整合子”会“拷贝”其他细菌身上像“NDM-1”一样的耐药基因,也会把这些耐药基因像传播“木马病毒”一样传给我们的下一代,甚至传播给其他种族的细菌们,使我们都成为能够战胜抗菌药物的“超级病菌”,和你们人类PK一下,看看是谁更强大! 哈哈! 这下你们人类就知道了吧! 我们实际上来自于你们人类自己,是人类把我们“逼”得“超级”了,磨炼成了“超级病菌”的! 因此说,人类创造了我们!

你们人类害怕了吧! 我们“超级病菌”在英国“杀人”的新闻刚刚发布就引起许多人的恐慌,生怕我们像甲流和非典一样在人类中引起大流行。哈哈! 你们人类又错了! 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且我们也会专捡“软柿子”捏。所以你们人类把我们称为“条件致病菌”。我们常常活跃在医院中,你们一方面想用抗菌药物杀我们,另一方面又给你们自己的病人用那么多的免疫抑制剂、激素,使他们的抵抗力下降,再加上你们不断地做手术、做各种穿刺,我们当然就可以趁虚而入,钻进那些病人体内了! 你们人类中那些穿梭在病人之间的医务人员,还把我们从一个病人身上带到另一个病人身上,使我们得以到处传播。难道这都是我们细菌的错误吗?你们人类不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吗?

我们今天和你们人类对话,就是想告诉你们,尤其是你们人类中的医务人员: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我们并不都是你们人类的敌人,有些细菌还是帮助人类的“正常菌群”,你们不要滥用抗菌药物,滥杀我们中的无辜;你们人类中的那些病人也并不一定都病得那样严重,你们不要过度医疗,不要滥用药物,滥用免疫抑制剂,不要过多地进行手术或穿刺,使我们能够很顺利地钻进他们的体内;你们人类中的那些医务人员和病人家属,在医院里应该注意经常洗手,不要把我们带来带去,使我们到处传播;更不要把你们人类的错误统统归罪于我们,写出什么新闻,骂我们是“超级病菌”,吓唬你们人类自己,还炒作我们的来源,在你们人类中争论不休。希望你们人类好自为之。

(本文已被《北京青年报》采用)



推荐 14